书艺公社

标题: 石开:写出自我的才有可能是一流书家 [打印本页]

作者: 网站编辑    时间: 2017-9-5 12:00
标题: 石开:写出自我的才有可能是一流书家
6 y; W3 m1 S; C; m. e
4de1ec644e603da068f44654f863821f.jpg 0 ]  ^3 a! x9 [+ D
/ m( P, _3 I8 I
+ M3 x7 @0 ?$ H9 ?# L
一、传承和创新
! ?- U* e4 A/ ~0 D& }/ K. e' q" N. _4 [
/ `, d, o7 ^- b3 `( I中国文化讲求传承,于是很多人都以得到某方面的传承为满足,其实传承有三个层面,一精神、二形式、三形象。高级的传承应该是抽象的精神,比如意境、蕴涵之类。其次是形式,形式是一种构成模式,靠强化生成,它对视觉有冲击作用。最后是形象,形象讲究原形象,一万个模仿卓别林的都不如一个真的卓别林。在艺术领域,原创很重要,传统的精神也很重要。邱振中说:“一件好的书法作品必须同时感受到传统中核心的东西和传统中没有的东西。”传统核心的东西既指技巧,亦指精神。而传统没有的东西,即指原创的形式形象之类,当然原创也可以包括精神层面的东西。
1 g* o' v4 t8 t9 v: h
* J4 e/ d5 W2 z
% M4 v* o4 [% Y( p6 l' t

/ m, [9 c" f# x  [0 X- D
) h* z" b7 o( b! ?+ W3 a* B 00d6b9cb2a90ecd2e9a8e41fea9ed407.jpg ! ?( ]6 N- T& }
6 E0 {+ `/ B3 ]9 |/ H

3 J/ I. K9 k4 b0 ]/ p
8 O- A0 S0 n' m- i% g
1 o% v& L' M+ M- \) d6 R/ y/ h
# o* ^0 ^' ]) x8 b/ T
书法的评价系统里有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说法也是我个人的想法:一位书家写似某名家并具有传统精神的,可以说是三流书家。写有自己,但有某名家影子的,同时具有传统精神的,有可能是二流书家。写出自我而没有他人影子的,同时具有传统精神的,有可能是一流书家。如果有自己却没有传统精神的,那肯定是不入流的书家。原谅我说得有点绕。而自我还有强烈与非强烈之别,一般说强烈更容易簸位而出。但传统精神也可以说是传统的核心是不可或缺的。! f5 Q) M5 |7 a: y
6 O; t- J  s: {* Y# r

. Z) T4 `- f( O1 s# c9 h
% |, R' G/ _4 K* Z& c 9ac772d1e9ef27d363333c9866fd62e4.jpg
/ {$ Z& t  `$ E: U, J4 b1 `5 B5 o8 ?2 \6 N1 I

3 a1 A" x. J- y  i1 D二、价值和水准
2 O! d; ?6 i" I$ F, W$ g
6 p2 H1 _! L( K' H- c' E书法作品作为供赏读的艺术品,有价值是必然的。其高低与社会经济有关系,我作为制造者很多时候觉得贵是从制造者的角度说的。如果考虑到这个作者是日后的一流人物,那贵也是有道理的。如果这个作者只是将来的三四流人物,那贵就有抢钱的味道了。我是个书法的职业者,从来没有扮演,也没有意识到做旁观者的。也许我对书坛比较爱憎分明,敢于发表评论意见使然吧。
3 ]) u0 C+ Y: [3 ?  b* p' }: `; t3 |; C3 S/ B8 m0 h2 E7 P
% @7 p# N* D0 p* M+ d; \* g
8 k% c# U; X% |8 [" Z6 W- ^

% h! W, e# \5 E/ I5 t' O; d, s, E! F e813be85b298471c59c269ab593b7ee3.jpg ( t3 f: B+ I" X8 u: Y

+ p4 }  O7 }: o3 x0 c! y$ K6 X+ V7 {
) [0 h& Z/ D8 I9 s, R0 |

& q& M! ^7 o$ ]7 {( W0 z7 D6 q

( I1 n5 S% K3 r3 W% p& g2 w5 {我喜欢当代书坛略胜于爱民国书坛,民国书坛滥竽充数者太多,除了大名头的几个,多数没有让我倾心佩服的。今日书坛也有一大堆乱吹竽的,但花开花谢的频率加快了,如果能从中找出规律,那是很有意思的事。当今的书法作者,特别是抗战胜利后出生的作者和文革间出生的作者,笔墨基础好,传承传统精神的能力强,创造力和想象力都有不俗的表现。一个大型展览能收罗大几百人水平整齐的展出,这在民国是不可想象的。即使作者中出现几个“吆喝胡闹”的,手下功夫也很出彩。; E( |; E& M$ ~' L8 A$ ~4 b$ f: q

$ u4 k$ }1 t2 I1 X3 U

9 B( u. D6 v( c4 K+ v+ H% B) s3 W( W9 Y5 S0 Z8 t
3d49becfe9c33de3ba92bd8c8211b6d1.jpg
  }5 y* X7 z& g; f6 W0 l* ^1 s. b- d1 K6 _7 B1 n& @" S& @

$ c* P" R+ [" o& o6 t三、理想和追求
+ R5 K1 n  g6 j/ t6 x
. k. z: y; _, ^我年轻的时候,个人的理想抱负是跟党和国家的理想走的。属于个人的空间几乎没有。我之所以走上书画艺术的学习之路,是没有选择的选择。理想是要靠途径来实现的,只靠热情和美好的描绘,那是梦想。如果将梦想作为追求的目标,那就好玩了。3 t1 M! q' m  y5 b/ f* m# k( m* n
9 l" `0 A1 F+ r3 |5 `" B6 [2 |
6 _3 x+ L7 {; Y" o
! w; ]( U* W  h, m+ {

5 ?0 B. e/ U) p) {6 W 11849c04a99ca3884d65fdc796488e52.jpg
! b; F2 B: y+ T! i: q& v- l& P" ?& k  y+ |

1 P* ?! b" B2 n6 L6 W+ e3 R; V9 x1 f  g# w  \
! M6 t. l" D4 L" ^
; R8 \7 n1 G0 Y
做艺术是要有理想和追求的。我是个微观主义者,因此我的理想和追求都只近不远,比较具体。比如书法篆刻,我只追求四个字:清、奇、古、厚。其中清是我人生的基本理念,因此也希望手下的东西以清气为主调。奇是我气质、性情的东西,与生俱来,从思维、爱好、表达,好像都离不开这个字。所以也将它纳入主旋律。古是审美的个人喜好,也是简单、朴素的代名词,它是我进入老年的一种综合心境,虽然与时有乖,但不无真实与虚幻的交织。厚是我原先欠缺的东西,近十年来,对之日益感触、日益神往。它不仅反映为人处事上,而在诸多方面都有褒义,只有与“皮”字结合除外。南方出生的人,大多灵巧有余,而厚实不足。如果我的书法近期有了点厚的感觉,即是我移居北地以来最大的收获,因为厚是北地所赐予我的。
+ Z) j/ a: c6 |/ F
, V5 ?0 U. I7 B7 f- n& e

, u1 \0 V& z. ^# M* P" f
" Z* ?# V- N4 l& l 84cfd09266b3aa3c17222fe173325dc8.jpg 5 \( @4 q% k5 ^6 I' L5 \

" q. O+ F( P0 }) K& G3 _) U: Y# [2 T  l$ R- \5 }
" a8 t: {* l% C' `3 J

作者: 沈阳吴永江    时间: 2017-9-6 15:23
书,有个性,更要有共性。从本质上讲:字与书的区别不是看个性,而是看共性。
作者: 汤大华345    时间: 2017-9-7 14:46
所言极是
作者: 承宗    时间: 2017-9-12 00:00
个性中有传统根基,在共性之上。  w" e, N1 A5 F4 g9 R0 `: g- S. |

作者: 沈阳吴永江    时间: 2017-9-12 12:14
个性是形式,共性才是内容。
作者: 石敢当画廊    时间: 2017-9-21 19:23

作者: 北岳山人    时间: 2017-12-28 13:05
书法无韵无气,凭你啥个性也不沾。
1 ?! Q; r- S9 y) c




欢迎光临 书艺公社 (http://www.shufa.org/bbs/) Powered by Discuz! X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