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艺公社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用新浪微博连接

快捷登录

搜索

正在浏览本主题的会员 - 0 在线 - 0 会员(0 隐身), 0 游客

  • 只有游客在线
查看: 499|回复: 0

不当书法家的100条理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4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 x1 V3 `. d, O5 B& w 1.“道不同,不相为谋。”自1981年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以来,会员已超过万人,折桂摘银,风光无限。然而在荣誉的背后又折射诸多问题,吴丈蜀老先生以“假冒伪劣成风”忿然退出书协,不是没有道理的。况且书协章程也明文规定加入或退出书协也是会员权利,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多年了,人们渐渐淡忘此事。然而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镛由于其退出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入选《书法》杂志二OO四年十大年度人物,再度引发思考。其本人陈辞退出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的原因是:在这次中国篆刻委员会改组之前,正主任李铎他虽不是搞篆刻,但对这些委员很敬重,我们做事情也很起劲。改组之后,我们发现委员会有点乱来,没有听说过的人都当上了委员,和二三个副主任连招呼也不打。一些学术民主、艺术民主都不讲,我觉得没法与之合作共事了,所以就提出退出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他们看不惯就身先力行了,时人却做不到,还在蜂拥般打破头也要挤进去。0 b+ R/ v, U2 I$ Q) P% ~3 {5 j& C1 n

, j: N5 A5 L4 p5 T  `5 z0 w& P9 Z! C

- h% k( P9 J$ O, H* c- {# h5 T  f$ ]  w' X. g
6 x& j$ R: S* w' V7 E
, y: a. X& l2 C8 d1 [% Z
ffda5bc01686832200a4971d2944b7af.jpg 4 X6 R! l( i' S8 }% z7 ^
3 V+ ~2 @0 c" I
$ P* S" f2 i3 I
2.想凭搞书法是改变不了自己命运的,书法是为政治服务的。书法是达官显贵之余事,凡夫俗子的字买不了几个钱,不论你入展获奖多少次,你依然是你,你依然过着以前的生活,除非哪个领导看上你。为了备战八届国展,左锦朝走了;为了走近巴颜喀拉,画家李伯安也离开尘世了。不管是巧合还是不幸,反正都挺遗憾的。这年头你再拼命往上爬也白扯,不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而是伯乐太多了,只是他们都麻木了,懒得再去发现千里马了。不信你看古代的不同朝代书法家,哪个官衔都令时人望尘莫及。李斯是宰相,李世民、赵构、乾隆是帝王,陆机官至平原内史、王羲之官至右军将军、欧阳询官至太子率更令、虞世南官至秘书监、褚遂良被封为河南郡公、张旭官至金吾长史、颜真卿曾为平原太守、柳公权被封为河东郡公、杨凝式官至太子太保、赵孟被封为魏国公……, @( y  Z% n: _: C/ E" Z

; d4 y: j8 x  f3 b) A3.穷是搞不了书法的,富了也不一定能搞好。没有钱就镀不了金,笔墨纸砚都是消费品,用过就没了。“不虚为至贵,最富是清贫。”不到东北不知自己胆小、不到北京不知自己官小、不到天津不知自己吃的多不好、不到上海不知钱少、不到海南不知自己的腰有多不好。一个书画家能在北京扎根,在圈内外出了名,全国就出名;一个书画家能在上海扎根,圈内外出了名,全世界就出名;一个书画家能在深圳扎根,圈内外出了名,东南亚就出名。于是就有人去名校拜名师、做访问学者或出国。到头来花了不少钱,只是在开学和毕业的典礼上见了两次导师的面,平时都是其他老师代课,你要是有钱的话,可以陪导师出去写生采风,这样见面聆听的机会就多了,临毕业再买些导师的作品或请导师题写书名、写个序啥的,再合个影,回到地方也就有了吹牛的资本,这是何苦呢?如果这样买名头,就是拜在齐白石大师门下,不学无术也白扯!“守贫挥毫”只有日本书坛巨匠井上有一做到了!他一生不收学生、也从不卖作品,他将自己逼入生命极限的绝境,血淋淋地实证汉字所能达到的边界与可能性。8 @8 R" v* v9 Y" Y
6 a+ Y; r; L$ r4 M$ W  t7 S& n1 b
4.“雅俗共赏”,时人根本做不到,即使以“阳春白雪”、“下里巴人”自诩,也是无用的。能做到的仅齐白石一人,这是“大匠之门”、这是“寂寞之道”。诚如黄庭坚评书家造诣时云:“非胸中有万卷书,笔下无一点俗气,孰能至此?”(其一)“宋齐问士大夫翰墨颇工,合处便逼右军父子;盖其流风遗俗未远,师友渊源与今日俗学不同耳。”(其二)

  M- B1 X& `1 S; o
4 Y2 z% E* Z- S5 [4 M
' d2 P6 i& z, b1 k# O' g
7 K* _' s  r" C7 W8 x8 [
& x; O( ~/ }" u- S  T! j 9db3ce0b1f2186965465121d00675ced.jpg
: a+ q6 l/ S; I; g4 S9 L* R6 v2 c- [+ C( h! b8 ~
& e) \  x. u+ X, p5 r

0 [% u' U% {& u1 |5 V+ i) b3 K& N2 Q
5 v4 B7 X0 V; ?, q/ I& _
5.书家很多都是抄书匠,作品引文出处不管对不对,抄下便是。丢字、错字、篡改、杜撰的作品比比皆是,还肆意地美其名曰“代表作”印成宣传品贻害观者。还哪管你苏东坡之“烂漫”、董香光之“凋疏”,包世臣斤斤于此。“心不厌精,手不忘熟。”早不在心里了,还哪管一日不练自己知道,两日不练别人知道,三日不练连鬼都知道。
$ j' ?; a* X- o4 U" s# P- N% k8 N
. `2 n" u- {- @3 ~; X1 b& z$ l3 l6.“文人相轻”的陋习亦在。同行之间相互排挤,殊不知贬低别人就是瞧不起自己。某些领导也不重视引进人才,有了荣誉也视而不见,怎么能建成文化大省?根本就没有把二O一O年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温家宝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论文化(国家发展、民族振兴,不仅需要强大的经济力量,更需要强大的文化力量。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和灵魂,是一个民族真正有力量的决定性因素,可以深刻影响一个国家发展的进程,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的摘要践行出来。细品魏国公赵孟的諡文不无道理。看:“呜呼!非世皇有公平广大之度,则无以网罗胜国之贤;非公有博雅渊深之学,则不能藻饰太平之美。”2 V2 F% i$ x6 Y) f4 \9 r4 r( a

; o2 e! m: i$ ^7 i7.天下人为了名和利,熙熙攘攘,来来往往,其实都是心有拘囿。刚会拿毛笔,就夸下海口通临诸帖,凭自己的政治地位、还有怕马屁的下属太多,谋个主席、副主席轻而易举,同时也为别人打开了行贿的大门,这格局也太小了。就像有人说别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其实你吃与不吃,葡萄都是酸的。为了“名”和“利”,人们已经丧失了品尝它的心愿和美味了。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辛弃疾说:“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求功要求百世功,求利要求千秋利,求名要求万代名。+ T, |' P7 S0 I  T( u& G! Q$ G

; F2 }' B, K5 w, U. j2 K8.是女人就当麦当娜,因为她就是天生的美人坯子,她会让看过她的男人都瞄准自己。当书法家就当美女书法家。现在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好德如好色,更别说如好好色了。有一张只要能说得过去的脸蛋,别说入展就是获奖也没有问题,这是人家的优势。要是能做个情人、还是几奶,最好结成伉俪,管他几婚。荣誉、财源就会接踵而来。当然也有倒霉的,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你绝对做不到“美女止步。”(老友季德祥治过此印)庄子曰:“私是万恶之源,百病之根。”人欲不可绝,亦不可纵。要知其荣、守其辱、安其身、固其志、创其业。
8 O$ G4 s! v/ K5 J

0 U5 E1 k/ ]' O! I
, r4 I2 A4 }+ D7 i; L5 z
7 k9 o& }  F( ?1 f9 b6 k
* n9 X2 ^) {& h/ h. v# y$ u
/ f" L% v: R( I  t

/ R0 U# d3 r* I$ \8 ~" d
8 q4 F" `% X# E 77c7b2729ce5c72fa4922e81534fd331.jpg 0 c3 d9 @2 A& c8 W1 l
1 }8 d6 `( f' R' l
5 g: d+ ]" B" L2 C- Q

/ L" z  x& ]2 V6 c1 C' N
" S# a' s' [8 C: B2 [
4 x: d$ a$ q) F! z: q
9.技法超群,旁门左道蔚然成风,让世人以为书法就是这样的误解,这不是正道!指书、嘴书、勺子书、喷枪书、凡是能夹住笔的地方、能用的工具都用上,还炫耀这是绝技。估计还有很多人没有搞清张长史(旭)的“折钗股”、颜太师(真卿)的“屋漏痕”、王右军(羲之)的“锥画沙、印印泥”等用笔之道;怀素的“飞鸟出林,惊蛇入草”的用笔之势;还有索靖的“铁画趸尾”的用笔之力。笔墨是一种语言、一种技术,以笔为骨,诸墨荟萃。与蔡襄勒字、沈辽排字、黄庭坚描字、苏轼画字和米芾刷字就更离谱了。. E: }( r* T' s7 B8 H
: F$ A) i) f: F! C; e
10.“人生不学,苦混一天。”大师之所以是大师,就是因为他们能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更能让人们通俗易懂。不像某些人故弄玄虚,大授其道,包括道听途说的。殊不知唾液是用来数钞票的,不是用来讲道理的。4 v0 E7 H# A: ?3 E

$ G- {5 v( `0 Y- S11.知音难觅。清学者何瓦琴曾集得《兰亭序》一联:“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鲁迅先生就曾引用此联书赠瞿秋白,表达两人之间深厚的友情。这年头遇到知音比登天还难,“高手不从时尚体,好诗只道眼边情。以人得意奏凯,以知音为赏功。”就更别提“有缘客来茶当酒,天涯客来酒当茶”了。梁·刘勰《文心雕龙》(知音)中有:“知音其难哉!音实难知,知实难逢,逢其知音,千载其一乎!夫古来知音,多贱同而思古。所谓‘日进前而不御,遥闻声而相思也’。”
2 T$ e+ i- W2 U2 \
- z2 Y7 n2 K$ B. V4 F12.作品走不进寻常百姓家,而且越写越大,恐怕只有教堂里能挂下。作品仅仅为了展览,没有实用性。尽管多次提倡送文化下乡,但那有什么用?只不过是走走过场、摆摆形式而已。你的作品能超过吕胜中的小红人招魂系列吗?你能放下穷酸臭架子吗?

+ F: W+ k& P, ?$ J1 l3 {% F! S' N1 p, |6 u$ x4 f: W

( c, ^6 Q9 [% U2 |. ^$ w1 ]; ]8 g
0 L6 x  E7 i8 J0 O1 I# M, u/ g5 f0 C7 u1 W
36d7afc766ba4627e8a9322922c57d22.jpg # a9 s$ [. h8 W; U4 e
" Z1 N2 L6 `6 q1 l7 m4 ^" Z
1 A9 e$ S# j) ^! \/ M

2 s' n* j: r1 s/ g+ \9 e2 X* r
2 W' O3 i; f  I  N( m

9 i( ^9 ^& s- c) q' Z3 V13.道德败坏、违反国家法规的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应该下文公布开出其会籍。# C; Y0 ?# s- L
2 _& A6 m$ I; @! J
14.谷文达的《碑林——唐诗后著》、徐冰的《地书》、韩美林的《天书》的创意,犹如赵壹《非草书》写道:“凡人各殊气血,异筋骨,心有疏密,手有巧拙。书之好丑,在心与手,可强为哉。”时人做不了这个试验。
. R. l- e1 \8 n, p6 Y8 i
$ c! X2 T4 L5 ^$ j4 A- s( }15.不知怎样去将传统延续,学院派、民间书法、流行书风何去何从?一直误解着傅山《霜红龛集》里的话: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足以面临池既倒之狂澜矣。有人说:流行书风只不过是在碑帖结合的流行书风上加了一顶帽子。它代表不了一个时代,但它是传统的一部分。黑格尔说:“传统并不是一尊不动的石像,而是生命洋溢的,有如一道洪流,离开它的源头愈远,它就膨胀的愈大。”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说的更好:“孑民以人学为囊括大典、包罗众家之学府,无论何种学派,苟其持之有故。言之成理者,兼容并包,听其自由发展。”
" g' x( y6 }2 ]- O' y
  {. Q; D# T$ |" D/ F2 b0 \16.人们翻唱老歌就是翻唱经典,不信你翻抄一幅字,那就是抄袭。你和谁说理去?; R3 {. h: q  O

/ ^! T" _7 F, U# |17.有了点小名,就应酬不断,不去说你翘尾巴了,去了还哪有时间去创作?再被捧杀一下,就更不知天高地厚了。还怎么能出经典?
1 |! N% w- a  s$ n, n! {4 H% \+ D5 Z8 t0 T
18.培训基地、各种工作室如蓬草丛生。自己还没整明白笔画八种毛病(元代李溥光《雪庵八法》辟有“八病”一章,即:牛头、鼠尾、蜂腰、鹤膝、竹节、棱角、析木、柴担),就开始“授业解惑”了。要是误人子弟是积不了德的,论语中有: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乎。你要记住:托不了钵的人是布不了道的!$ z/ n) _6 C6 j0 U2 W4 q5 _

) u9 W# z+ i3 @# X! b5 w' ?# t& |19.不管是公开出版的还是自费出版的作品集,就是一部家庭血泪史。你忍心去出吗?) _: R/ d2 C, x; W$ V# j" Y

. W" L! U: x' n( H4 s  [20.举办作品展览、开研讨会的开幕式就是闭幕式。请人来遭一通批评,还要笑脸相迎请人家吃一顿再送走。说的对路子还好一点,要是胡说八道,你说你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5 N8 Y$ X8 D/ g  N& l. u  s1 ?
& q# [/ \$ h. W3 g) a21.没有哪个范儿,发式要么光光的、黄黄的、长长的,要么乱乱的,最好再有长的、短的、白的或络腮的。服饰可以清一色的简单,大裤衩子,僧侣道袍,中山装,唐装,文革时军装,也有闹着玩偶尔的裸奔一下,你敢吗?现在很少是那种邋遢、不修边幅的书法家形象了,远看像讨饭的,近看像烧炭的,仔细一问是美院的定论也已经不复存在了,而是打扮得个性鲜明、独具创意,让人一看,眼睛就会倏地一下放电,精神得不得了。书法家那叫一个“牛X”啊!
- s4 }$ R/ P- A4 @+ z8 b
1 L: f, W  z7 F. X) k& u5 l22.作品进不了官方艺术收藏机构,即使在画廊摆着也无人问津,总令自己生活拮据、捉襟见肘。活着没有自尊、人格。难免悲观、悲哀!有时就是经济实力不够,人格永远不独立。钱只要富余了,就应该做些慈善事业,像范曾一样一出手就一千万。# a& [  _0 P% ]
0 ]* s# m5 X% c& T; Q
23.赝品甚多,一旦自己作品卖上钱,别人还没有仿制,同样的作品、内容,自己就像复印机一样疯狂复制,仿佛在印钱一样。以至于外国很有名的拍卖公司都不拍卖了,令收藏者后悔莫及。
& u4 i* n+ c2 Y3 u: ^% m( I9 h( z: E+ e# f+ c8 }
24.书法同其他姊妹艺术一样,是一种遗憾的艺术。谁也无法去弥补它,只能显得无奈、冷漠、无语。

1 l$ x! m4 W. A6 g; B
. S% ?7 W4 n4 ^/ @3 e) p# S/ U& X) a0 Z3 ~( _& h, g

3 f7 I0 ~4 F9 f9 k  F2 w4 {- x
5 P4 Y! ?- J0 ~4 d* h9 J 41514ec98c21cc35c37c6c0f3e2ce991.jpg
) Z0 A3 P5 V9 s8 K6 w" o
6 Z+ r& D+ i" z. o
' }6 ]* h: K* I% o1 ?1 d' S% V) c  G$ X8 T
; z% ~" p6 Q" B7 E3 A6 c( T

- ^; `0 W  e; P25.书法能凝炼人的品质,陶冶人的性格。仓颉造字时“天雨栗,鬼夜哭。”时人太缺少激情,笔者感喟下面的诗文:随心所欲地写吧/泼出去/把它泼到那些书法家先生们的脸上去吧/那些充斥在狭隘的日本中的欺诈和体面横扫出去/金钱难以束缚我/我要干我自己的事/什么书法不书法/斩断它/我要同一切断绝,甚至断绝那创作的意识/随心所欲地干吧……(一了文《独坐大雄峰》)
$ p  y. D/ d0 y: D+ ]3 y
9 Q9 a# V, j$ I; i  x' f26.当了书法家想哭都来不及。活着的时候能看到自己作品的价值的人屈指可数,可千万别以为自己是第二个梵高、毕加索、安格尔、德拉克罗阿、米勒、莫奈、雷努阿,想学吴冠中、黄永玉、范曾那可就更难了。' o0 ^! Q0 }2 B5 k
. d9 C. z3 }" x0 N6 _7 |4 c+ `9 p
27.都想成为天下第一,这里又不是在搞华山论剑。不管什么机构都能给你评个职称,实在不行自己给自己封一个什么会长啊、院长啊,好不热闹。
  F  g4 M& n  S' |0 ]/ n+ ~' B% Y' g! W4 A4 \8 |: J9 {
28.传统还没有弄明白,就开宗立祖了。顷刻间就是什么新金文、新梅花篆字的创始人,真是狗屁不通,竟想愚弄初入此行的新人。: h5 f; f, I; u, [" g3 q
" V4 f' c0 {( h- |# ?+ W; r9 P7 c
29.成名和未成名前,作品的价格有天壤之别,价格真的很令人咂舌,别说是人,估计别的动物听了都会吓跑。少了人情、厚道情分。不然怎会有:人要不要脸,连鬼都害怕;人要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就是你再面壁十年也挣脱不了世俗、世故啊。到头来只有默念:“这个头陀,自号达摩。闲着没事,镇日傻坐。夏雪冬雷,山花摇落。一觉睡去,江水寒波。”……“慢慢折射出对社会现实某种积郁已久的忧愤情怀与隠微意绪。”(单衣文《想念老十》)2 `, s0 X, m5 u& ]; u) }3 P
5 X% i# [0 v: Z: y* n" V; y, ?
30.有时作品又不挡饥,又不能卖钱,擦屁股还怕把腚染黑喽。以至于谁谈书法谁无聊,最后就改成画画的了。仅凭此平庸的小把戏,可以吃遍大半个中国。难怪康定斯基说:“内在需要所要求的一切技法都是神圣的,而来自需要以外的技法都是可鄙的。”
+ p6 f2 ^8 k: L0 \; R+ d( T+ |: R
0 p5 `+ j  r6 g* y31.忘记了汉字的书写载体可识性,缺乏理性。那你就咀嚼一下邵岩的汉字书写试验吧:“你常常兴奋于一挥而就间显露出神来之笔,可你没有将这些元素安置在更适宜它发光的构架中,它必然黯然失色。要做的是把它提出来,重新组合周围的构件和形态,以重构后全新的情感演绎一个令人心动的作品。”
; D. X: _6 j0 X2 }. q" J7 B% z( E& T# R5 o) z% M% F, {
32.读不进法帖,什么兰亭序、祭侄稿、寒食帖、韭花帖,更别说临得像了,统统见鬼去吧。
! _8 G6 V" X' ~5 \4 P( h0 r/ p" C. z: V. y
入帖——出贴——入帖,相当于归一归零。静极虚笃,师古不泥。忘掉金科玉律,入古出新。黄山谷跋杨凝式书云:“世人尽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谁知洛阳杨疯子,下笔便到鸟丝栏。”尽显遗貌取神之态。8 W8 z5 c5 V, Y/ o
& X" O4 l" K% D* F8 t

$ ^* k' Q0 ]/ _) i0 N0 i: J
2 i* _6 |4 z8 i
3 ~7 P) Y5 k1 F2 j- l
3 {- h3 f# a$ @0 H bb220b57873e2ce9a0977d84443b2dcc.jpg
! p: f7 ]* Z: Z0 w1 c+ ], }) ]0 L1 U' g  {# j# m' j
' A, G& Z/ ?1 Q" c8 B
( U9 F9 B2 E& B6 n+ y/ ?8 H
3 k1 L% |1 J( a8 [  ~
: m4 H  h; \5 \* @9 I
2 l+ A1 M5 ~, s" ]( h
* a! m: ~; q% c6 `3 b2 B6 z
33.搞了一辈子书法,最后连书法怎么解释都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能悟到,有悟心、悟性,慧眼、慧根都打开,也许就出来了。否则,就是一辈子写到棺材里也白扯。
5 }( T) w9 z# K1 `# u9 j* F# h5 a- f3 D. h$ o& f- @, C3 |: Y! O: g
34.“颠张狂素”令人心仪。没有点酒量,没有点癫狂劲,是成不了大狂草书家的。著名书法家王冬龄说大草难在三点:“一是需要扎实的基本功,二是要有写狂草的胆魄,三是要激活人的内在精神。”据说张旭写草书时常喝得大醉,接着呼叫狂跑才下笔。有时以头顶濡墨而书,写出来的草书连绵回绕、笔势奇特,无怪人称“张颠”。一个人可以跟作品较劲,千万别跟人较劲。常说李白斗酒诗百篇,三分醉可以狂书,真的醉了,连笔握不住还写个屁。有了好的笔力才能突出线条的质感,有了真的学识、定力、修养才能奋笔疾书,才能领悟出诸家对怀素挥毫快速的惊奇赞语:颜真卿说怀素书写速度“迅疾骇人”,任华说他“挥毫倏忽千万字”,苏涣形容他“兴来走笔如旋风”,戴叔伦赞他“驰豪骤墨剧奔驷,满座失声看不及”,我狗尾续貂说一句“忽然绝叫三两声,转眼满墙皆是字”啊!
& D8 v8 s! M  y' {3 d" Y- M# A+ R8 E
35.狂人李逸野确实凭书法赚了钱,当然比他赚得多的人有的是。关键是他不是会员、政协委员,当今很多书画家、艺术家都是政协委员,你不当也得当,因为你的名声可以给人家充面子。他不当委员的原因是说自己还没老,不想总开会。他还不羡慕拜访名家,很多人做不到。
% F0 t! _9 |4 `/ _+ N" j) U
9 `/ {6 M/ J0 j0 r$ M5 @36.书法不应该是被“忽悠”出来的。尽管这个词很流行时尚,但它时时想充斥人们的思想,辽宁卫视有一档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主持的《你是谁?》就是看最后谁被忽悠了,也许嘉宾演技高会蒙蔽观众,很多时候却会被冤枉;有时也会被观众识破的。书法不是忽悠艺术,书法应该是形象艺术、抽象艺术、表现艺术、潮流艺术,不然日本的平假文、片假文怎会是中国草书的偏旁部首,传说是经文不慎掉到海里被鱼噬了,才造成这样的结果。除非你也是“大忽悠”!2 k/ R/ }. Q4 |- |2 U

: o& L6 Y, p% M9 z( [, j37.你急功近利吗?9 d7 V3 q1 G! b/ H1 R& K& I

, P+ r6 q: _' b1 U/ e. H38.名师带的弟子越来越少,是没有时间还是缺乏自信?还是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为什么一带徒弟就那么少?要么是入室的,要么是关门的。名人不缺钱,钱也会毁名的。真应该像孔子、鬼谷子学习,带他三千、五千弟子,也有个延续和继承,何乐而不为?你呢?
2 n* [/ o! {. D! c: j' ~1 z6 U# f# A& |' z8 B6 M
39.画廊良莠不齐,固然经营的书法家作品自然也良莠不齐。人们的审美取向偏离正常轨道时,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观念早已时过境迁了。你能违背自己的良心吗?+ T  |# H! w+ c
7 `& @' F* K) Z1 A9 R) T
40.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怀的是真才吗?
! Z) v/ ~; N& ~1 {9 O) O! C( O4 e2 M( s3 S
41.书法家所用笔名甚多,你又不是鲁迅。父辈恩赐的名还没鼓捣出名,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换名字像换手机、老婆一样快,给人没有可信度,缺少诚信。你有这么快的速度吗?“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1 @+ _8 Y* [! N; w% N1 Q: ^
' E  r4 |7 }$ U  m
42.款识太乱,你整治不了。- g3 h9 G- Q) g3 K6 B
) @' l! U% v# q$ d8 u  w
43.理论文章写得云山雾绕,到头来自己也不知所云,真实性、可靠性大打折扣。歌德说:“当想象一旦发觉向上还有理性,就牢牢地贴着这个最高领导者。……它愈和理性结合,就愈高尚,……”。
# P: j% o  x7 k$ j6 D9 P$ |

" O; `  j' j  K3 k! \
7 b9 f. T3 ^  f. N
  f8 O. o6 m* M2 H
2 O# U3 v8 V& V c9cc02e05568e3d404dd69fee12cf1e7.jpg 1 q5 |7 c1 w2 f9 l! C$ k7 W" b7 c/ R

( c, R- t6 X% N9 c: x+ E6 r1 w3 y; W$ ^& o2 }, ^6 d
" r; k6 h+ v* i) g$ K
$ T. r8 T! L/ U( z& O2 \& n( t9 z
, F) ]" |$ J2 R3 a( M
44.评展、办展、讲学都是钱字当头,挂个名、人到场动辄几百万,少则几十万啊。仿佛一夜之间有钱能使磨推鬼了。想想希望工程、母亲水窖工程真是令人汗颜!只可惜“老学不知来日少,幽栖喜于昔人同。”
. s& ^1 I, Z5 v; W' Q
: E+ d' F; x( `& H45.你没有能列出王羲之的《兰亭序》(第一)、颜真卿的《祭侄文稿》(第二)、苏轼的《黄州寒食帖》(第三)、王珣的伯远帖(第四)、杨凝式的《韭花帖》(第五)、柳公权的《蒙诏帖》(第六)、欧阳询的《张翰思鲈帖》(第七)、米芾的《蜀素帖》(第八)、黄庭坚的《松风阁诗》(第九)、李建中的《土母帖》(第十)等天下十大行书的本领。人们还没有忘记兰亭论辩,天下第一遭到质疑。八柱本“神龙兰亭”(又称“唐冯承素摹兰亭帖”),在郭沫若先生《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到兰亭序的真伪》一文,被认为很可能就是真迹,它不是临摹本或者“响拓本”,并推断它是智永所书。不少鉴赏家则认为是“距离原本当不甚远的唐摹善本”。唐兰先生在对原本作了细致的考察以后,认为它既不是“唐摹本”更不是什么“真迹”,而是明代人所造的赝品。孰是孰非?唏嘘!那其他排行榜上的行书会不会遭此质疑?学来学去是跟历史过不去还是跟谁过不去?是谁创造的神话?假如临摹成立,那真迹岂不更加神采奕奕!9 V. Q5 s0 j/ n* D( ^2 O9 f3 k4 V+ s
/ \3 J+ c9 I# n8 V9 f. D
46.别说你一个小小书法家经常受骗,就连收藏家受骗也是常事。南宋后期,姜夔得到了同时人伪造的王献之的《保母砖志》就视同至宝,为它题了累万言,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 o) ?3 X& T/ X3 z3 e& w" I
8 \, r! w' ~6 O/ q) T$ T( H47.一瓶普通的二锅头放到五星级酒店也能卖个好价钱,一幅好字放在雅室自然也会蓬荜生辉。三分字七分裱,人靠衣服马靠鞍。还得加倍努力啊!
0 [1 l$ a+ ]3 S/ `4 r, Q" g& Y, f5 e  N0 J1 T( y% d
48.值得怀念的人太多,但怀念不起。眼泪的温度是温暖不了冰冷的,好赖还没有被世俗冲击,不然也会被追认“xxxx”荣誉称号难免有些尴尬。
, F9 x1 k* y1 ]5 n7 j  i8 i& }2 h: J7 x0 M! n! N: R6 R$ [6 a, s& e
49.没有必要抱怨世上那么多不公平之事。徐本一先生仅对评审做一论断时说:“要想公平,连神仙也做不到”。
3 v! [) d' w* ^% c! Z% \3 ~! g$ C' |* p* ~
50.还没有达到鬻书、刻印换米的地步。看看今古润格还是望而止步,郑板桥润格最爽率,如云: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条幅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现银则中心喜乐,书画皆佳。礼物既属纠缠,赊欠尤为赖账。年老体倦,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康有为书例附录:“寿屏寿文,不撰不书,墨浓淡或墨迹不再写,纸破不赔。”陈巨来的篆刻例,是刻在石碑上,然后拓印的。你哪能像冰心老人一样可以在家坐以待“币”。
: ^; E3 |' y0 L% g) _
- a) c* t$ g$ L. D: n3 O51.所写书法根本做不到返朴归真,更别谈心旷神怡了。到后来像唱歌的一样:涛声依旧。7 u4 Q7 W. T9 `( Z3 o1 t
- T% J% i1 X& ~% l- j' P) n5 v5 L0 r0 i
52.还没有把书法当成自己身体或生命的一部分。面临现实时,就失去了联想。
3 Y- Y) O% n+ j; Z  l( n$ D( T2 x

* c( T( i# G6 }
9 h% ~, p; {, u" m; e
. L, j* w# k! S
0 L+ J2 x% z3 Q; N2 g5 W( |" P acee4efc4d62dc5baeca9cf205377e47.jpg
6 m3 O6 A6 Q) \7 a1 Y( t. F  ?! i6 C' k! d' L" o2 J7 s
$ W+ c  S  g5 }+ k/ }. X

; l& @* S% |1 `8 ?0 |' X- \! q' P: `6 b- ?, S- W

% \6 X$ Z9 ^$ ~; i; l53.多数时间都是胡涂乱抹,浪费笔墨,还有性情。根本就没有理解宗白华语“随手写来,都成妙谛;境与神会,真气扑人。5 S9 p! F. ~9 e- Y1 R" j, g- k

+ G( H4 M4 B8 Z; ]* U54.一生只觉得欠的人情债还不完,一生还未走到一半,“常欠读书债,愧对满架书。”书债越来越多,以至于失去诚信,失去亲朋。学会尊重自己,果断说出“不”,否则会很麻烦。
# }" i2 b5 _+ G/ S4 g
& x5 g' h# o8 q4 P! S- x% B55.细节决定成败!木匠的工作准则是量两次,割一次。而书家呢?满纸云烟也未见点头称“yes”或“好”的时候,不然唐代张彦远怎会说:“运墨而五色具,谓之得意;意在五色,则物象乘矣。”难啊。
' u+ }' ~4 [4 q2 q! {4 \. _5 M. f- [9 |8 v  o. R
56.书法的根在中国,可以到世界各地去传播,但决不能不回来。尽管美国、巴西、加拿大、新加坡、日本、韩国的华人多、钱多,但你不知不觉就背上了罪名。一个字“俗”,两个字“苍白”。还是吕祖百字碑的碑文写的好:养气忘言守,降心为无为。动静知宗租,无事更寻谁。4 v& L8 U: z/ Q0 x

1 G: Q4 T* A3 v/ a. z* ^& s57.作品只有弱点、缺点,没有看点、卖点。3 ~& b/ p6 J3 C* m( h; c

* V1 u" Z( _$ R58.友人老高告诉我南非一诗人的诗:河水凶猛/我的河床太窄/终于泛滥成灾/现在大师、大家亦如此,果真如此也好。不然,怎会有废纸三千,以便达到随心所欲而不逾矩。4 y+ T2 y! {- G. m! z

) d4 y- [- G: }' p8 ^, @59.职业没选对,永远都挨累。
6 b7 K0 P/ y' t( x$ D# J7 T6 h5 Y. W3 x& z2 X; [* k$ M
60.书评家老傅说:“方法不对,功夫白费。”著名篆刻家苏金海先生说:“千万别重复错误。”有功夫又能怎样?看看怀素的功夫怎样:蕉叶写完,漆板写穿,弃笔成冢,专心致志。
5 c# \& l% H, t" s4 A7 ~/ d9 ^$ _5 U2 {( ^" ^3 @0 y: v
61.还没有到手抖的时候。真要到那个时候,身体一定要吃得消,趁年轻一定要多写,不然怎会“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写不过人家,就做好养生之道,一定要活过人家。陆游有诗曰:世人个个学长年,不悟长年在眼前,我得宛丘平易法,只将食粥致神仙。还有人说:种瓜得瓜,拜佛得佛。依我老郭,百岁好活。  x+ J0 K' V/ t* m) k; `8 v+ `

2 l  a5 |7 L7 [/ |62.“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书法又何尝不是?0 t. d) T+ m9 o% i1 K
/ j- i" N3 c$ w
63.“诗不求工字不奇,天真烂漫是吾师。”苏轼啊苏轼,你这句诗不知是影响了一代人,还是害了几代人?3 h0 Z( d" k% E) ]; w9 v
) j/ I* N& f/ J# c* g0 K$ W
64.昌信卿言:大竹画形,小竹画意。而书法恐怕是大字苍涩不足,小字精微不够。
4 r2 ]  ?- q+ _+ F. L6 J. Y3 w% T. N7 x4 t; r; C
  t+ C/ C! A- l; \1 o

2 |" T8 V3 Z; l# I- E1 a" g! [/ B
* C" o8 r' }+ ~( O' C a2f8c7d7eeeaeed6a178cc79c0ffa9f0.jpg ' w  Z3 k2 f8 ~
8 }8 V% k- {5 y% @$ C6 I
5 Z2 c  L1 F; s
65.你还在书法圈外徘徊,踏不进门槛,是门外汉,言其他都是余事。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说:“夫学者之于文艺,末事也;书之工拙,又艺之微下者也。学者蓄德品,穷学问,其事至繁,安能以有用之岁月,耗之于无用之末艺乎?”  q$ ~3 b! e( h) m! P( V

2 \' l# W7 S* j! J  p66.朱和羡《临池心解》中有:书家秘法,妙在能和,神在能离。离合之间,神妙出焉。你还没有挣脱写字匠的樊篱,坦然地迈向书家的行列。: @$ d0 V8 J% y3 Y$ n' w; o

+ S* R5 }$ }# G0 U5 @67.书为心画。画家黄宾虹说:“画有三,一绝似物象者,此欺世盗名之画;二.绝不似物象者,往往托名写意,亦欺世盗名之画;三.惟绝似又绝不似物象者,此乃真画。”如能通得此画理,写书法自然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了。
( e+ C; j" ?" e. W' z  ]5 S( z  X6 f, _2 Y( N8 B* |  C! z. z1 {
68.你还在自以为是的将“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中的“书”当“书法”讲,乖乖!这里“书”是指“六书”,即:象形、会意、转注、指事、假借、谐声。& ^: c$ v4 I0 e$ j
3 p! y" k* l2 S8 c! U6 ~
69.不知不觉地当书奴!
( X: e% t& F! P) g" T% f' T
: B7 a! q$ G4 s) m  R. e2 D70.碑是碑,帖是帖。如《张猛龙碑》气势恢宏,似断金切玉,康有为称赞其:“笔力惊绝,意态逸宕,为石本行书第一。”而《兰亭序》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宋代书法大家米芾称其为“中国行书第一帖”,王羲之因此被后世尊为“书圣”。你还做不到碑帖共融。" z) }' N' I; [, }+ y& b- i. w* w

/ a: M% n8 T! O; t" }+ u& C71.生不逢时,君恨吾生迟,吾恨君生早。除非你是“五百年来第一人——张大千!
6 Q5 f: s. a0 R. U/ j& R6 N# u8 j4 A$ G% Z" w: u
72.金农的“漆书”、郑板桥的“六分半书”,几个人一交流,就有了“扬州八怪”,还有什么“兰亭雅集”、“竹林七贤”、“饮中八仙”。你要一弄,顶多是一个“团伙”!?
3 f3 J! t% m2 l/ W+ Q( i  {: E3 _& n0 q# y2 }8 @
73.尚意、尚韵、尚法、尚古,只不过是当权者的游戏而已,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热闹的是观者,真要像科举追求“黑、圆、光”之馆阁体,书写千人一面,书法恐怕也就不会有什么高峰了。. p+ T7 ~2 @, o  \6 a
0 h. v, a* X4 Q" F
74.好多人学书法说应该从楷书学起,理由是没有学会站怎能就跑呢?,我认为学书法应该先从甲骨文、金文、小篆开始,看看文字起源定会知晓其中的奥妙。
! r+ [" p: l6 [5 L2 Q
3 n1 _8 o+ E9 n$ ^5 p4 h

( w- u: J* L. M! J) r1 j- {& E4 R9 G4 v. r8 r9 A
f713a0827c0d6820f847f374a56f6fad.jpg ( d/ @5 z1 g, E( N* h4 v8 X
& z' L" u2 S7 j0 `+ R

1 N/ E% q$ \  u5 z3 e9 r' e75.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你有立场吗?0 C) D& k/ F$ k4 C& E

3 v! j, e+ B% ^  q. I. ?76.天有三宝,三光为宝:日月星;地有三宝,三柔为宝:水火风;人有三宝,三品为宝:精气神。《东坡集》云:“书必有神、气、骨、肉、血,五者阙一,不为成书也。”你一定要提起精气神,这样写出的书法才有气韵,流着血脉。颜真卿《祭侄文稿》就是实证。
' U: g% r6 B5 V9 _7 ?% R/ I
- [/ p6 a. s0 V' f6 H- _77.佛是顿悟的人,人是迷惘的佛,你还想不开、放不下、忘不了。" i* ]1 f% N/ c/ y2 w$ P( [* G2 b( c

+ c: D, f+ k1 N78.当感觉自己的命运不好时,唯一改变的方法,就是找一帮命好的人做朋友。% F( ?, T. m" p5 U7 q

" E0 t6 e9 v. s% e+ z' l79.要顺应时代潮流,深悟笔墨当随时代的道理。# l; S: i+ Q# L0 w  ]) {) [# Y
' n# M0 X2 x; Q) J/ B* h
80.你还不能当一个好“枪手”,时下风行,当然吃尽苦头的也大有人在。最笨的人就是出色地完成了成功者不愿完成的事。
+ V, R6 S6 p* M0 V) W9 x# Z" e! d1 m" R1 @" D1 }5 [: B
81.国学知识匮乏,童子功不过硬。哪怕学到章太炎、王国维、黄侃、蔡元培的十分之一也行啊!叶燮《原诗》曰:“无才则心思不出,无胆则笔墨畏缩,无识则不能取舍,无力则不能自成一家。才、胆、识、力各依所托,学问筑基而力俱,方有进取之方向。”& W( d& z7 s0 {+ `

: B+ Y  v; r5 h3 Q! i( j% ~$ e82.你不是科班出身,自然是下野,想想科班出身的窝囊废也不少,你可以平衡了。不信你看白石老的题词:“网干酒罢,洗脚上床,休管他门外有夕阳。”多洒脱啊!6 N! O' J* y; \# B  _
3 k; f, p; k  i+ ?
83.汉字和阿拉伯文字具有书写性、欣赏性,像韩文、日文、英文具有书写性,但有些生硬,像硬笔书法,有美的感觉,但给人不舒服的感觉。梵文等西语系语言就想都不要想了。3 F# J+ ?) X, u" q+ z
" @6 X' P2 _2 l  X& l! d/ |

/ y: Z0 Q# `. z7 g* v. P' A  T* ?# D6 c7 f8 r' D# X. B
4cc319dfe088fb54ad998c699521b94b.jpg $ n& S* ?" I: U) Y8 z& m+ d
* Y7 k% K0 C4 D! ]9 l, y9 n' e- [
3 b0 C+ Y) J; z' ]! {
c72993fddfde0c07d584e14c2d37c499.jpg
8 R6 F  T5 c4 M2 B9 {; i, f& \. Q. P! W9 f- S2 D) J! G8 ~

( v; v; L/ Z1 z) W. x) D' A/ }
3 Q9 u* L+ l! }/ I/ ^
& E$ {4 g4 V; j84.佛度众生,万类有情成正觉;光周法界,一超直入见如来。我的挚友全义说:“一棵树就可以遮住你,但一座山也挡不住你的光芒。”一个人还需要太多的能量、内涵和修养。) I* I- O' J8 O7 k, Y' X

/ N. ]: l' T# \! a85.你为自己活过吗?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一企业家说每天一代奶,去强壮一个民族。你有这个实力和魄力吗?甘肃兰州最有名的一家牛肉面大王餐饮公司请朱乃正先生题写店面,还有一幅书法,仅一个字,大大的一个“牛”字,落款是乙亥岁秋乃正,且不管字是真是假,画家都题字了,那是真牛啊!你说你还好意思争吗?你知道自己是半斤还是八两吗?
2 Y" H+ s8 z, u$ t) @' u  L) U4 ~6 F  x/ g
86.天雨大,不润无根之草;道法宽,只度有缘之人。你一心皈依吗?别以为念几句阿弥陀佛就能保佑自己了,心不静是写不了揭语的。别人可以改变你,但我认为只有自己能拯救自己。你没有必要讨好全世界的人,只要让自己身边的几个人高兴就够了,因为这几个人就能决定自己百分之九十的幸福!“悠悠心会,妙处难与君说。”不然我就不会写出下面的诗句:梦笔生花第几层,黄山云海竟芙蓉。少顷彩墨纷沓赠,佛光普照莲花峰。
# ^. J# y6 e8 A4 G% n* x3 q9 Q. X, a- b/ h& ]' h
1 @  W  f8 h4 d! D  O1 W6 G! }
7 K8 o( h# i6 c7 ~; u8 u) o
11397d8a26d9bbd66c94b5c6ea91666e.jpg
. [6 _3 R) o, p8 }: b% N* X5 @) N) G& E

  w& h0 R5 R- H87.你能通晓捭阖之术吗?蒙德里安认为:“艺术的最终目的,不是通过消除可辨别的主题去创造抽象结构,这神秘的内核就是‘无’。”如果能,那你在书法界就能“无中生有”!
/ o2 z3 a* U$ m# w/ L" u; W' G9 o3 x7 `& H5 @, t) c
88.中央、地方都有文史馆,而且馆员多德艺双馨。师弟大愚妒其贤取斋名闻是馆,因近厕也,取其谐音。多亏其人朴实无华,憨也。写字就怕又臭又硬,你还没有某地方书法名人写的字要么像锯牙齿、要么像疙疙瘩瘩的猪大肠一样的能力。
" q8 k+ M3 ?% r" R6 h+ z" W4 E# I+ [& \; ^* b! f# w
89.人生有两大悲剧:一个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另一个是得到了不想要的东西。不知道你属于哪条?
7 b( v5 r( S- i
3 Y+ J4 I0 i# r9 g/ ^

: N% x7 ]+ [7 H5 Z( z) m
7 _  K/ k7 D0 s+ k" C 036e1a164c07087df6abe99a9a19e564.jpg   f/ U' G* ?  @) \, n* X; I

; B& F2 Z: y/ D, o4 n8 l3 O8 A  \) D* D! k# P+ c
90.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先生认为商机有四个阶段:一是看不见,二是看不起,三是看不懂,四是来不及了。书坛又何尝不是?  C6 y3 ?7 E" e9 W! F

; @4 `4 a6 r& ~. d! Z; m- E91.你能享受生活,但你不一定能享受书法。
( _! r8 x; N% H' ]  u$ k
" G0 g" @. ?  Q1 ?  `; k92.你每次下笔是否干净利落,保证不撕掉每幅作品?李嘉诚都用百分之九十的时间考虑失败,你呢?
9 v/ K) I9 L) G) b- j/ `
7 r' F# a& j) O- x9 p% p; F93.要学会两条腿走路,像圆规一样。你如果靠草书入展获奖,就不一定适合题写匾额。除非你写的敢与同毛泽东题写的“为人民服务”相媲美。
' Q; }9 v  J/ l- D5 U: B" K  j0 T( L+ s$ y; Y# k0 `
94.有句广告语“简约不简单”,你学不得石涛、陈子庄。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像。- @' [  A- M9 N" M  A% o

# u2 h. s" J5 @) n7 T# t95.大帅张作霖写一书法,落款为张作霖手黑,秘书悄悄说:“大帅,应该落手墨。”“妈了个吧子,老子寸土不让!”大帅气愤地说。你有这个气概吗?/ u9 s+ Z/ X) N7 C( Q2 k

  u3 a( C1 a+ z0 O96.要广结人脉,看见人在动,就仿佛看见钱在动。不要等自己死了,连送行的人都没有!9 f% U$ `7 M, |  J

2 p  j" j6 W1 g" d+ r/ z5 B4 `# r97.跟凤凰飞永远是俊鸟,跟黑瞎子走到什么时候都是狗熊。
' r2 `  T5 |# I8 X
7 N9 I! x# \. u: D  v0 e98.恬悦为物。唯有心智圆熟、调协、深邃、坚毅,总之,只有具有了人类心智的一切高贵品质,方能使人在艺术上进入高境界。
5 z% q9 B% h8 ?8 F2 ?6 E% E( E1 c/ ]* c
, }  ~! D; y( L5 V* Y0 j3 \8 o99.学会懂得放弃!  a6 w* W3 n- a3 \8 {

5 A* H, G$ F! ]7 T) l4 F4 C" x100.其实当与不当书法家不需要任何理由,自己可以随心所欲。你就是你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8 u0 P; i! v! k0 r( c

9 x$ B+ y- {/ b( o; b4 h; K; {9 E6 \" J% S
文/许振
- g$ O4 ~% \  l5 {& ?+ O
' t8 B8 m$ {; v: `* S6 e! L
" H* J; {0 T" v! ~* q, P3 _ b3bc999883e8e13843c2abf50828d97f.jpg
! m  V) B% G. }; E  d; c& F+ [, }  i8 f4 r! N6 z
" `( g5 D: {1 v# ~+ o' z
原文来自网络!0 E( c$ `. t1 J) g
1 A9 g5 X7 f; q8 t0 s8 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网友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书艺公社的立场及价值判断。
网友发表评论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内容;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您在书艺公社论坛发表的言论,书艺公社有权在自身所属的网站、微信平台、自媒体等渠道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参与论坛发帖及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版权所有2002-2016·书艺公社网(SHUFA.org) ·中国·北京·
Copyright 2002-2016 SHUF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社长:李阳(雪庵)· 电子邮件:shufa2008@126.com

甲骨汉字对应表 | 说文解字注速查表 | 繁简字转换表 | 干支公元对照表 | 岁时表 | 常用礼语 | 中国历代年号速查表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书艺公社QQ群官方群组 - A群群号:49947611 - B群群号:37041377 - 书画街群群号:118724261(加入时验证信息注明"书艺公社"及您的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