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艺公社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用新浪微博连接

快捷登录

搜索

正在浏览本主题的会员 - 0 在线 - 0 会员(0 隐身), 0 游客

  • 只有游客在线
查看: 2117|回复: 5

石开 ‖ 书法是有尊严的,画是迎合人的~ 热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7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 [1 M7 ^! P8 U

' R! Z2 Q/ h  Y+ z& A- u2 E曾几何时,书法有了要为人服务的任务。这下“为人”的一方来劲了,客体成了主体,是丑是美由他说了算。当事情颠倒了就说不清了。乾隆皇帝将书置于画之上,正因书是有尊严的,画是迎合人的,特别是帝王养了画手之后。书法历来以人为尊,它是让人去理解的,不是取媚对方的。当然这些认识有些陈旧,我觉得书家还是应该我行我素,不贱人也不自贱!, ~7 b/ t! d6 M5 l" {

  K# ]! A6 f% L# o! C+ X
  ]4 b; `6 K) K: L
8 d& O* z8 t6 n* \" T# H0 j8 w" D- ?* Z; T# A9 ?( q9 K
55511328b1ec3fbae00626d809393c06.jpg % ]2 K: Y+ M6 @
$ I8 l1 U* S6 i7 I: v

0 U3 K: P* u$ {书法审美是有时间和空间的局限的,古人、今人之间,差异很大。比如清中期以后,理学盛行,将道德观罩在艺术观之上,颜楷就大行其道。颜书的风气,一直流行到20世纪60年代。究其原因,颜真卿是忠义之士,其书又雄伟宽博,推崇他便有了理据。改革开放之后,思想解放,颜楷突然失去了魅力,近年几乎不见其影响了。这当然有物极必反的因素,也有颜楷自身的局限。因为颜楷几乎无法转换它体,会造成与它体融合沟通的障碍,实不利于临摹学习。
, B; U: u& |6 T5 q) f% Y( U
5 D) B* }6 {/ X0 m4 R" s

% h6 A+ d& {6 S. ^; P( H+ r% y1 _1 K5 }1 P. f8 k+ F5 z8 q8 j4 n, r

( [5 J& U, \0 K  J
, }1 H$ B. |/ e* C 83b77916efdb37002e6a0b2d22cb6097.jpg * B9 Q+ k# H# }- D: w

" z& |2 x! y4 G; Z
: t8 j( e# b6 e4 S1 h8 c; `( B3 \+ T5 G+ u+ I. s
2 t3 C7 ?5 [4 p! O' J
5 o2 i$ P: b9 B- T
除了时间的差异,还有空间的差异。大家知道艺术常常有圈内认识与圈外看法的不同。书法固然是中国人尽皆知的传统艺术,但对它也很难有广泛的共识。有时还闹得水火不容。比如流美风格与“丑书”之间的争斗,大众审美与小众审美的对立,等等。& _- v2 }+ F2 m/ m5 i

# @( a: ~; B* u2 c当然,有不同才有变异,有变异才有创造,艺术的规律大抵如此。但大众审美与小众审美本身的内涵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二百多年前,金冬心的漆书和郑板桥的六分半书是小众欣赏的艺术,而现在却成为大众的了。当年上海沈尹默书法风行全中国,几乎成了除领袖之外的唯一书法家。想不到才过去几十年,沈氏书风的影响力已日薄西山了。

& m+ @* Z% r1 @& S: g& u: [$ K, J* v# A8 F* u- `
% @$ Y; Z) l# Q/ x8 D, g

! W) d0 I) L; n- V( O8 o  }" q7 W: [3 p' T
3cd8e6a4061e1a11ee9567f3751ab611.jpg
4 R* r+ {$ k- J3 b8 V4 Q8 J3 k' I9 T( [
' x  B4 y* Z& U! v! M: k  Q
  d/ N2 [. n" {% ?* ?3 k, p

1 r; {0 x- j2 [5 U

4 ~! o5 q0 e5 f0 F( L$ V" Y7 A5 T* |此外,审美还有地域的影响。一方水土生养一方人,一方杰出人士的审美观念也会给地方打上烙印。像沈尹默影响上海一样,谢无量的自由放松的书风在成都就特别受青睐。一走进成都闹市,所见市招都是此类风格,甚至成了该市的一道风景。同样的情况,沙孟海之于杭州,启功之于北京,都有不可磨灭的影响。- a7 S0 e% c5 ?  _* K: @8 a
6 I; G' Z' P2 f6 a: W! `
反过来看,地域文化也会影响书家创作。以我自身经历来说,移居北京前,我的书风是狂野一路,虽不成熟,但基本呈定型之状。50岁左右移住北京,对北京文化有从心里的认同感。京城里宫殿的庙堂书风也许对游客无关紧要,而京城中本土人士也基本视而不见,但对我的冲击却非同小可。我所感受的不仅是端穆的结体和流畅的势,更重要的是对诸如儒雅、风度、尊严、自信等概念及境界的理解。从而一步步修正、调整了自己的书路。近年老家朋友见我新书作以为不可思议,有说今不如昔的,我很无奈。

. \, `% v$ t0 H& h
* l9 n* u' G  m/ Q, ~3 s
* i2 B' _  ~9 g# d2 Y
1 m* _% v5 e( d; W4 \% @5 j+ `% L( n& c7 v
4701cb16cfa77692325e4863e659574f.jpg
. q5 Y9 G9 K! Q, I2 O, D. R7 K
5 p0 d9 t  x. Q: P7 y4 M  R* L; g3 H6 D" _0 T! n) {1 ?2 b

% ]+ ~% v6 P5 w2 {  g% J( e$ C( e7 a' W, F0 u' V! w
北京书坛和启功、沙孟海、林散之的书艺) J4 t) b% o$ ^

5 f0 ~7 H  R5 j/ w) \; O: t/ O$ q北京是一座包容、不排外的都市,大得不可想象,同居一地的朋友可能几年都见不到一面。这里聚集了全国各地的书画家,有些聚会中本地人反而成了小部落,一点都没脾气。当然,外地人一般也不会反客为主,大家和气围坐,共图热闹而已。, h8 D/ {# d% ?/ e2 }
; C& [# j/ X7 B# f! T
在北京,艺术人士想出名说易也易,说不容易还真不容易。据我观察判断,启功的年代,北京书风相对保守,高龄的书家多靠功夫外得名,手上功夫不够。启先生是凤毛麟角。北京当前的书风比较多元,保守与激进并存,但大家互不干扰,谋位的谋位,得财的得财。有时说一句谁的不是,也没见着就打架的。日后北京的书风怎样,这要由人才决定。我无法预言。
. R( f( A" t2 e+ q2 B' g/ ]. ?% d
2 c5 o0 ~% x3 i& S* t, o
/ X5 Q) K, c8 X! k1 Q( m3 }0 b. s

% ]) ]7 K+ w  E) Y( c
7 j2 ~: Q7 f0 a5 z/ B: I; S$ ?

  K. o3 P! x; a1 ]' V' F" ^! \1 ]2 f6 z. L% i8 w) ^; v4 M
e2c9e88c48e4024bee6f924fb67d423b.jpg
) R& a3 u9 [. p# }( b, i/ k+ d: R
: {6 J9 D$ L; B. t' K5 ~6 @* M$ ]# G( Y4 [; ^) n

  u( S& C* l- W2 U; q+ ?" e1 L  A1 C% d: o

3 X/ v3 ~( R6 d/ T8 k# f5 t1 f3 i与启功先生同年代的书家还有林散之和沙孟海。如果各用两字来形容,启功雅正,林散之奇逸,沙孟海雄厚。从创新的角度看,林散之称第一,他的书风没有他人的影子。沙孟海第二,略有两三成吴昌硕的影子。启功先生有七八成清同光某无名文人的样子,有人找出给我看,相似极了。但启功晚年的楷书还是很有自家体势的。如果说不足,林似有一点邪,但整体还是高华的。沙的结字精确度不够高。而启偶有俗弱的倾向。林的字经不起放大,故很难作榜书。沙当然力可扛鼎,“右军故里”四字写得多好!启功的字放大也可看,清雅刚正不让沙老。就目前市场的认可度来说,启最高,沙第二,林排第三。市场不代表成就,但可以看出世俗的评价。世俗就是大众。大众的认可固不代表艺术的成就,但没有大众的认可,艺术家难享大名。因此从这个角度看审美也不能无视大众的存在。
* ?! Y" f, L1 a
" D6 W! j& u$ l/ P) U9 x
1 r. x8 M: d. P$ {6 f9 _
" `0 Z/ M4 u$ O7 Q: r

5 {) \( n' b  A5 \( B2 g; A
0 d# Z" E# q9 s! `# k' D/ x6 U% \) [3 q; c. c1 d7 q7 H/ ~
30ac17666b465017f858ec23283786b4.jpg 6 n( g1 L1 Y* j3 Z
$ [; k. q6 T8 Z" ?: P% G+ g
/ r* h& k$ H/ |

% S" v$ t' h2 C( }8 }8 S" [理論家邱振中說了壹段很精辟的話,他說:“好的書法作品必須同時感受到兩種東西,壹種是傳統核心的東西,壹種是傳統沒有的東西。”這沒有的東西就是原創的,或稱作創新的東西。“原創”比“創新”在語氣上似乎更純粹些。任何壹項藝術,原創性都應該是第壹位的,沒有創造,藝術就意味著停滯和消亡。書法當然也壹樣。
1 u  {2 s& i* _/ m# v& K  d- _/ }
0 V0 @( E% t4 ~8 R, w% ]/ e0 ?  J, w原創需要審美來支撐,缺乏審美的原創不過是胡鬧而已。書法家有壹流、二流、三流之謂,沒有原創的書家,即使不乏審美,歷史給他的定位也絕不會是壹流的。即使壹度給了他,也不會永遠彪炳史冊。如果有原創,但審美力度不夠,也不足以稱壹流,比如李瑞清,其線條以波動運行堪稱原創,但審美力度不逮,也不行。

+ `/ y7 P7 h) b/ e+ e- t- c) f
1 B( c( w2 W# W. R: q- L" ]
& F3 q. \, X$ B& p/ G 4b9d260d5c2d0c1b468ab348bfae73f1.jpg
3 ?: w4 V2 q, c3 W4 b$ m6 u  R+ h# z& D; ]% Z' Q- n5 F

( j2 S+ ]1 B6 ]5 _" S* b0 v7 I3 L) W

8 J- |. Q2 @  g
, i+ H1 _3 t! m, p. J7 J( P
書法其實只有三項指標,即結體(又稱字法)、點畫(又稱筆法)和整體結構(章法)。界定原創就要從這三個方面來看。其中結體和點畫的變化無窮盡,不僅書家各有面目,就是壹般書寫者也都各不相同。鑒定它的原創程度,就要看它的強烈程度。而且不帶前人的影子,這個“影子”是要命的!
3 _- ]- \: w! w% ]  O! i8 q& l. a0 G/ t5 N# O% V& ]2 R
比如人雲何紹基學顏,何也自道學顏,但從何的字跡看,卻絲毫沒有顏的影子,所以他的原創夠勁,是壹流大家。翁同龢、毛澤東都寫得壹手好字,甚至可以說極好,但前者有顏的影子,後者有懷素的影子,因此,就很難稱壹流。康有為、於右任有時寫得不怎麽好,或者說佳作率不高,但原創擺在那兒,不給壹流還不行。而前輩寧斧成、費新我、李駱公、羅丹、黃苗子都有非常強烈的結體和點畫面目,但都因為所支撐的審美力度不夠或審美貧瘠,只能委曲為二流或不入流了。
! ?. \$ {- \) i! N9 C: f" V

/ _8 z( T0 c2 B) o) r1 |; k/ R" n: v! l$ F6 @
8 Z+ {8 S) k% B! a
8 S1 R' M/ b0 w0 Z' e/ T

* `: t5 V3 v: ]" R0 K% Y
" y! l3 Z, b3 z. L* ]. t$ C, U 514807919fa3dd6040026e5b1b8f8e26.jpg $ A: o0 ?: r* Q' R- |

) `- }! z0 J; t& }" s8 d' X7 E, N1 R6 P

! C+ h# p) d2 n" g8 `$ S2 z+ v- p1 \9 t/ [7 x- p+ r7 h7 K
4 V5 ^+ r/ \; ]; V
至於第三項指標“整體結構”,前人已經窮盡了各種形式,今人想要有所原創的可能性甚低,如有創舉而成為模式,想必書法史也不會視而不見。% b2 q- H; D7 I+ Q9 g- l0 @

: m& V' I8 P* X9 V4 h( N再來看審美。審美是很復雜的事情,真的很難量化比較。妳說它剛健雄強,我說它粗野魯莽。個人眼力和感覺是有差異的,因此美學理論家有反對用形容詞的。而原創的東西只要比較就能感知。那麽讓我們回到邱振中的兩個“東西”論。既有了“沒有的東西”,那“傳統核心的東西”就必然是審美力度的所在。而邱振中是這樣表述傳統中核心的東西的,“它既指技巧,亦指精神。高明的技巧和意境的高華、雅致是傳統留給後人的重要遺產”,“而傳統中沒有的東西,指的是在作品中表現出新的技法、構成,以及新的蘊涵,新的意境。這需要智慧,更需要出色的想象力”。關於文字的表述也許只能如此,但在鑒賞的實踐中,還是不難區分優劣和真假的。
( @2 y: @% I/ Y8 c
2 G6 o9 c) ~1 H7 \! V
* t; @5 E6 d! ]2 N

5 D; c/ A6 m0 z" w6 F0 e1 s
+ c' z5 w2 ]/ S 3e5a47c29124f794e1b02473baaf2eb1.jpg
, D, X8 G. }3 q3 y4 N+ V- @" h
2 ^( `: i$ v7 G/ b2 o3 J0 X1 [+ V+ M# k* S4 f; k* s3 i; I
0 J2 T6 k9 G& x) n% {  i
書法藝術是表現作者個人精神面貌的藝術,其他與個人精神面貌無關的審美如果摻雜其中,必是虛偽和沒有意義的。因此該藝術通過毛筆書寫文字,並由文字的結體造型和點畫的造型,結合整體的構成,來有意識或無意識地組織平面圖形,從而揭示書寫者生命狀態的跡象。這些跡象有實質性的,也有象征性的或寓意性的,還有莫名不知所以的。如果該平面圖形恰如作者所願,進而可以探求作者人生觀的抽象圖形表達。當然,此時所用的應該是詩性思維和形象思維相結合的方式。
! T4 G/ E; _* f$ O, ^) C0 P
2 R2 D' n! I! h1 B' [3 G歷史上所有的壹流、超壹流書家都自覺或非自覺在編織這個圖形。當然編織的只是他們個人的圖形,即個人的人生觀。就說王羲之吧,他的人生觀在《蘭亭序》裏有言及,再結合他的“東床坦腹”的故事,可以解讀作灑脫不拘、脫略離群,這正與其書所給我們的感覺是吻合的。還有顏真卿、趙孟頫、楊維楨等等,其人其言其行我們都了解,壹與其書對照,就感覺如出其人。最明顯的莫如弘壹法師,他出家前和出家後,書是截然不同的,如果說與人生觀改變無關,那是不能說服人的。4 _9 ?- G" o+ m: y% \% Z( Z! u* D* @
( R+ A: Q3 m# M
2 k$ B' g  q' |

( e2 x% Y6 D! L! Z8 b! j7 R7 U& N2 _0 y4 I% S+ E2 L
2fb3736e2260b85e9eed001188948a77.jpg 8 b) d9 g1 C; n0 r, l8 Z8 u! S, k9 f
* r4 [, T" H  L; ?7 a) G
, z4 x% K( E' v9 _
再舉壹個有趣的例子,就是董其昌的書法恬淡至極,讀他的隨筆文字也都與其書合壹。近來有人寫了壹篇論文說董是大地主,在鄉間惡行滿貫,幾乎是惡霸。我不信!大地主是事實,但壹個將內心世界表白得如此恬靜的人,絕不會言行如此不壹的。這些無聊的說法忽悠不了我。9 W) U* R. J- l* k9 _8 Q, i) g5 ]

. I5 ^# J8 `7 m* a' x前阵子媒体上将“丑书”炒得沸沸扬扬,有人也把我拉入到里面去。对此我只能说谢谢他们抬举。前面说了书法是以表达个人精神世界为目的的。其境界本来不是取悦于人的。“二王”时期,互以信札相示,虽有取悦之意,但主要是显摆。这里的主体是作者,欣赏者是被动的。曾几何时,书法有了要为人服务的任务。这下“为人”的一方来劲了,客体成了主体,是丑是美由他说了算。当事情颠倒了就说不清了。乾隆皇帝将书置于画之上,正因书是有尊严的,画是迎合人的,特别是帝王养了画手之后。书法历来以人为尊,它是让人去理解的,不是取媚对方的。当然这些认识有些陈旧,我觉得书家还是应该我行我素,不贱人也不自贱!: L% k9 C  Z0 f' ~( `! [+ |0 C
2 j& J" f/ i5 V
$ ^+ p8 d$ d: A0 `( h/ z' B) v

. X& E  G2 e% {5 y5 L. O7 d8 c
: S' F# X# D9 T" _0 \ 54049546558d691edbb36752e53e5ae6.jpg 4 M& ?8 t7 \6 X8 B6 L

/ w8 U- J% J8 i4 l( X" b* C& h
, H* q. I3 m) @! f, Z7 B' t" w2 \' j: g8 x

发表于 2017-9-29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书法中的审美是可以量化的。只是人们还不知道怎样去量化、量化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9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30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书,大凡不知道怎样去量化、量化什么者,无论其居何等地位,亦无论其有何种头衔,概可定为不知书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0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2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网友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书艺公社的立场及价值判断。
网友发表评论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内容;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您在书艺公社论坛发表的言论,书艺公社有权在自身所属的网站、微信平台、自媒体等渠道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参与论坛发帖及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版权所有2002-2019·书艺公社网(SHUFA.org) ·中国·北京·
Copyright 2002-2019 SHUF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电子邮件:shufa2008@126.com

甲骨汉字对应表 | 说文解字注速查表 | 繁简字转换表 | 干支公元对照表 | 岁时表 | 常用礼语 | 中国历代年号速查表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