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艺公社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用新浪微博连接

快捷登录

书艺公社 门户 查看主题

黄宾虹《黄山汤口》3亿4500万,六年前仅4700万!——24年之后终迈入亿元俱乐部!

发布者: 网站编辑 | 发布时间: 2017-6-20 00:05| 查看数: 1029|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黄宾虹是让人敬畏的,他坐得住冷板凳,在作品认可度较小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创作并探索新的画风,以艺术的态度做艺术最虔诚的追随者,不刻意追求创作方式的商业化,不刻意迎合社会风气的世俗化。黄宾虹老先生对艺术的执着让后生敬畏,虽然宾翁在世时并未因作品销售情况平平而有“郁郁不得志”之感,并预言道“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能为世所知”。但笔者认为他的作品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得到更多的市场认可度,重要艺术家的重要作品是市场中永恒的热点,以3亿4500万元成交的《黄山汤口》就是最好的佐证。这是对艺术的尊重,也是对虔诚的艺术创作者的尊重。

黄宾虹《黄山汤口》3亿4500万!
六年前仅4700多万元!


2017年6月19日中国嘉德“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拍卖上,黄宾虹绝笔巨制《黄山汤口》在现场呈现一片胶着状态,最终以加佣金3.45亿元的价格成交,同时刷新了黄宾虹的个人作品拍卖纪录,在作品进入艺术品拍卖市场24年之后,黄宾虹终于突破亿元大关。据消息称,这件作品由山东雷丁新能源汽车集团竞得。之后不久,潘天寿现存四幅水牛巨制之一的《耕罢》以1.5894亿元成交,再次令现场达到一个高潮。作为《万山红遍》的姊妹篇,李可染作于1964年的《雄关漫道》以8797.5万元成交,远超估价。另外,徐悲鸿作于1944年的《跃进》成为本场惊喜的拍品之一,约5.7平尺的纸本作品仅以500到800万元估价上拍,最终以2357.5万元成交,超最低估价4倍之多。

35572fd2b830dd1775a7f2e680192700.jpg
///竞拍现场


a65d83b18275f5edc0aeeb8749bf2033.jpg
///竞拍现场

0b327363b11f839a7887646b448644d8.jpg
黄宾虹(1865-1955),初名懋质,字朴存,号滨虹,后改写宾虹,别号有予向、虹若、虹庐、虹叟、黄山山中人等。著名国画家。祖籍安徽歙县,出生于浙江金华。曾居上海三十年,主要在报社、书局任职,从事新闻与美术编辑工作;后转做教育工作,先后任上海各艺术学校的教授。1937年6月,应北平古物陈列所和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之聘,来北平鉴定书画和担任教授。1948年离平赴杭,任国画教授。1949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今浙江美术学院)教授。1953年,被授予人民艺术家称号,同年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当时称"中央美术学院民族美术研究所")首任所长,为新中国的美术学学科奠定了学术基石。1955当选为华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2届全国委员会委员。黄宾虹擅长山水画,兼作花鸟画,并进行绘画史论和篆刻的研究、教学,以及中国美术遗产的发掘、整理、编纂、出版工作。50岁之前,致力于学习传统画法。50-70岁,深入名山大川,纵游大江南北,游山写景,旅行纪游画稿当以万计。70岁以后,形成独特风格。黄宾虹在山水画创作上,最大的成就是用墨,有“黑、密、厚、重”的显著特色。画山水之余,也画花鸟,别具风味,可谓“简、淡、拙、健”,三笔五笔不假雕琢,纯任自然。人谓其山水为“密体”,花鸟为“疏体”。黄宾虹在书画实践同时,注重教学和画论、画史的研究,以其丰富的艺术实践和渊博的学识,形成独特的艺术观和教学方法。其作品遍布全世界,英、美、瑞典、日本等国博物馆、美术馆均有收藏。其述著宏丰,与邓实合编《美术丛书》20巨册。著有《黄山画家源流考》、 《中国画学史大纲》、《古画微》、《虹庐画谈》、《画法要指》、《宾虹草堂藏印》、《宾虹诗抄》等。另有辑本《黄宾虹画语录》。

《黄山汤口》为黄宾虹92岁最后一件精品,画作饱含其对年少游历汤口这一旧日回忆的情怀与妙想,是其绘画生涯中的绝笔巨制。五笔七墨在此作中体现的淋漓尽致,是宾翁画论主张在纸上“用兵”的有力例证。《黄山汤口》为陈叔通旧藏,首次现身拍场。此作盖有“黄宾虹”“黄山山中人”“冰上鸿飞馆”等三枚印章,右上角有黄老亲笔题字“黄山汤口。三十六峰、天都莲花、前海胜景由汤口入。九十二叟宾虹。”

《黄山汤口》为陈叔通旧藏。陈叔通(1884年-1966年),名敬第,杭州人。清末进士,留学日本。曾任上海商务印书馆董事。晚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生平酷爱梅花,室名百梅书屋。陈叔通为黄宾虹知交,1919年秋,曾介绍黄宾虹任商务印书馆美术部主任,此幅后入藏故宫博物院。潘深亮先生撰文《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几件黄宾虹画作》(1998年《收藏家》发表),行文着意描述此件:“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黄宾虹《黄山汤口图》,纸本,设色,纵171.5厘米、横96厘米。图画我国著名风景胜地黄山秀美风景。画面山势巍峨屹立,耸入云霄。山中林木葱郁,浑厚华滋,烟云出没,气象恢宏。山下房舍隐现,二人坐树下。图中山石先用遒劲圆润有顿挫的线条勾轮廓和脉络,后用浓淡、干湿墨繁皴密点,赭色相参。苍松老树,以古篆法写之,笔法古朴苍劲,刚柔相济。构图丰满,墨色光华焕发,韵味无穷。画面右上角自题黄山汤口,三十六峰天都、莲花、前海胜景,由汤口入。九十二叟宾虹。钤‘黄宾虹’、‘黄山老人’二印。此图乃先生晚年作品,然笔力雄健,全无老态。山溪树木一笔不苟,房屋人物刻画入微,令人惊叹。” 

《黄山汤口》五笔七墨具备,是黄宾虹画论主张在纸上“用兵”的有力例证,晚年绝笔,力道老辣。此幅博物馆级的抗鼎之作,出版著录无数,一时不能穷尽,各处专著论及其代表作,此件皆列于首。《黄山汤口》可谓是黄宾虹一生中的最伟大作品,笔墨之冠,艺术之巅,亦堪当中国近现代书画史中的明星,载入艺术史的经典之作。

54b58d1148ae8b3a30fdec38ae7a2cdb.jpg
///黄宾虹  黄山汤口 立轴 设色纸本


a94a77a578ad3c23d8d7f2123e03a5ed.jpg

c1d006a6f548306f524d9755f24fff33.jpg
///黄山汤口 细节赏析


2467b70e6f2e02a2567aa00c4352f09b.jpg
///右上角题字 细节图
黄宾虹作品进入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二十多年间,其价格始终在不断上扬,从万元、百万元飙升至千万元,但始终未曾突破亿元。因此曾有人感言“黄宾虹目前的市场价格与其在美术史中的地位并不相符”的声音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其价值一度被低估。虽然艺术品的市场价格并非其艺术价值的全面阐释,但往往有时代标志的艺术大家的作品都有一个相对的市场认可度。

黄宾虹作品在1993年就出现在了内陆的拍卖市场中,宾翁与其他艺术家集体完成的成扇在1993年上海朵云轩首届拍卖会上以2.79万元人民币成交。1994年其个人作品《水墨妙境山水图》在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以6.05万元成交,此作品为3平尺左右;同年其作品《绣壁万仞》在上海朵云轩拍卖会以38.5万元成交。1995年《巨幅山水》在中国嘉德秋拍中以264万元成交,此价在当时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也称得上是一个小高峰。2008年其作品《山川卧游卷》在上海朵云轩拍出了1288万元,首次突破千万元大关。2014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中黄宾虹的《南高峰小景》以6267.5万元成交,此价格一直保持到《黄山汤口》刷新价格纪录之前。黄宾虹作品在进入艺术品拍卖市场后,大致经历了价格崛起期、价格突破期、价格瓶颈期以及现在的破亿元现象。这是艺术品拍卖市场不断完善的结果,也是其艺术价值被拍卖市场不断认可的结果。笔者以为在此之前,黄宾虹作品一直为突破6267.5万元的价格纪录,与市场上藏家惜售心理、精品力作多藏于各大博物馆也有较大关系。

c8b22698982add1bdc7b37c5c331f606.jpg
///黄宾虹   南高峰小景

3亿4500万元的成交价对于一些画家而言,已经是天价,但就黄宾虹在艺术界的地位而论,其作品价值远远超过了它本身的价格,笔者以为其市场价值还有一定的升值空间。

黄宾虹是让人敬畏的,他坐得住冷板凳,在作品认可度较小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创作并探索新的画风,以艺术的态度做艺术最虔诚的追随者,不刻意追求创作方式的商业化,不刻意迎合社会风气的世俗化。黄宾虹老先生对艺术的执着让后生敬畏,虽然宾翁在世时并未因作品销售情况平平而有“郁郁不得志”之感,并预言道“我的画要五十年后才能为世所知”。但笔者认为他的作品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得到更多的市场认可度,重要艺术家的重要作品是市场中永恒的热点,以3亿4500万元成交的《黄山汤口》就是最好的佐证。这是对艺术的尊重,也是对虔诚的艺术创作者的尊重。

54b58d1148ae8b3a30fdec38ae7a2cdb.jpg

《黄山汤口》曾有5次著录,分别为《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几件黄宾虹画作》潘深亮著, 收藏家杂志, 1998年06期;《辞海》,第1546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黄宾虹全集•第十卷•黄宾虹年谱》,第297页,山东美术出版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版;《浙江省中国**志》,第759页,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中国绘画艺术》,第331页,时代文艺出版社,2007年版。
《黄山汤口》曾有17次出版:《高邮宣古愚歙县黄宾虹龙游余越园三家书画集》,1958年版;《黄宾虹》,第31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79年版;《黄宾虹画集》,图20,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5年版;《黄宾虹画集》,图20,华正书局有限公司(台湾),1987年版;《中国名画鉴赏辞典》,第1085-1087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93年版;《黄宾虹传艺录》,彩图1,安徽美术出版社,1995年版;《辞海(彩色插图本)》,第5567页,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画之大者—黄宾虹传》,第61页,浙江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中国书画鉴藏通论》,第458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5年版;《中国名画鉴赏辞典》,第712页,上海辞书出版社,2006年版;《黄宾虹全集•第四卷》,第310-311页,山东美术出版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版;《黄宾虹全集•第十卷》,第296页,山东美术出版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版;《中国艺术大师—黄宾虹》,第7页,河北美术出版社,2009年版;《黄宾虹精品集•第二册》,第197-198页,印刷工业出版社,2012年版;《虹叟书画集•纪念黄宾虹诞辰一百五十周年》,第383页,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年版;《栖霞岭•纪念黄宾虹诞辰一百五十周年虹叟书画展专刊》,第53页,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2014年版;《竞秀藏云—懋源泓斋藏珍》,第58-59页,北京出版社,2015年版。

《黄山汤口》曾于2014年5月参与展览“纪念黄宾虹诞辰一百五十周年虹叟书画展”,杭州黄宾虹学术研究会。


黄宾虹一生最爱黄山,92岁画下黄山汤口送给一生的大恩人

黄宾虹是大气晚成的画家,也活得很久。直到1955年,他92岁,去世前三个月还在不停画画,且产出的都是精彩巨作。
即使在患白内障几乎失明日子里,他仍拿着放大镜,在纸上边摸索边画;眼睛恢复之后,天天在孤山写生、作画。一点不像个耄耋老人。

而他最后画下的山水大幅,是一幅《黄山汤口》。


99db75d3b2638b668de58322f644d85f.jpg    

《黄山汤口》是黄宾虹送给一位叫做陈叔通的老友,杭州人。

陈叔通是上海商务印书馆董事、浙江兴业银行董事。1949年9月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建国后又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第一、二、三届主任委员等职。

1921年的时候,黄宾虹就是由陈叔通推荐进入上海商务印书馆的,当时黄宾虹58岁,担任编译所美术部主任。


bed41151a7087fb8c1eb9c0edeb6ab38.jpg         
f4924f43cd2df620d8fbe58eeb2ff79f.jpg         
881dfac1448e910c8cc0f469a3f0f7af.jpg         

解放之初,传统中国画正受到严重冲击,有一段时间内黄宾虹状况并不好,许多事也都是有陈叔通在其中帮忙,可以说,他是黄宾虹人生最后阶段中最重要的一个贵人。

1951年黄宾虹从艺专的平房搬到新式洋房后,又先后在省市政协都当选了委员,1953年中华全国美术工作协会杭州分会与中央美术学院联合隆重举行“黄宾虹先生九十寿辰庆祝会”,并由华东行政委员会文化局特授先生“中国人民优秀画家”奖状;同年,黄宾虹列席全国政协会议,1955年又当选了全国政协委员。

陈叔通当时很受器重,是政协副主席、工商联主任委员,分管中央文史馆。他对黄宾虹走出困境提供了很大的帮助。甚至,在汪己文编黄宾虹年谱时陈叔通打招呼,要汪不要把这件事写进年谱。

托陈叔通的福,黄宾虹人生的最后,在杭州度过了一段简单又安心的日子。


e8a74d467ed2b5744b9c5d787af202c3.jpg         
b16c8eba15e1356df3612cdd20bbaf37.jpg         
b6e40615a82213689de46d626537e9a2.jpg   

在两人来往的信中,看得出陈叔通很记挂宾翁的身体及家庭状况,1953年年底,陈叔通提到中央美术学院民族美术研究所想请黄宾虹赴京任职,替他全面考虑了住所、高龄等的问题,认为“不宜远迁”。

黄宾虹担任艺专教授搬来杭州后,陈叔通从上海来探望他也方便了许多。

两人在上海的时候就是邻居,“他每逢新春总画些梅花、水仙、天竹子、茶花赠送给友人,陈先生处总有的。”黄宾虹太太宋若婴说两人“交往甚密”。

1952年2月,陈叔通和邵力子先生一同来栖霞岭拜访,黄宾虹和太太拿出茶叶蛋来招待,按照黄宾虹家乡安徽的风俗,只有很要好的客人来才能吃茶叶蛋。说来有趣,黄宾虹为陈叔通作画,题款时,陈叔通要黄宾虹称呼“老弟”,黄宾虹执意不肯,两位谦让了好些时间。


9fe7faa5b4e4602a949695c305581f6e.jpg         
fd2059ba2967373322e56996a74a5faf.jpg         
7a5ab496e376cb23a29dbac8464eea1b.jpg

待黄宾虹逝世后,陈叔通主编并自费出版了《歙县黄宾虹书画集》。

文革期间,陈叔通的藏品都被抄家到故宫,《黄山汤口》也是。文革结束后,《黄山汤口》又重新被退回至陈叔通家属。当年,进了故宫再退回的文物很少,据说,陈叔通的藏品全数不动都得以退回了。

潘天寿《耕罢》1亿5893万!

嘉德重磅拍卖专场“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中,拍前估价待询的潘天寿《耕罢》以8800万元起拍,最终以1亿5893万元的高价成交,成为继黄宾虹《黄山汤口》3亿4500万元成交后,嘉德近现代书画夜场第二件亿元拍品,再次引爆嘉德近现代书画夜场。

从五十年代中期开始,潘天寿进入了个人艺术创作全盛期,《耕罢》是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作品。在此之前此作曾藏于新加坡“赐荃堂”,后入新疆“雪莲堂”,此番再度现身拍场拍得这样的价格,也是意料之中。

582b705c886851441c3b2924e32fa3a1.jpg
///潘天寿 耕罢 纸本

此件作品创作于1958年,《耕罢》作于整张八尺宣纸之上,绘高石花丛掩映下,一水牛于水中静卧。石的描绘占据了画面将近三分之二的面积,搭建出画面的整体结构,笔力雄健,乃潘天寿典型的“潘公石”样式。画面左上篆书“耕罢”,行书长题《耕罢》沉雄阔大,生机勃勃,给予了观者极强的视觉震撼,此作汇集了画家诸多经典语汇,堪为画家巅峰巨制。此作不仅让人感受到潘天寿艺术的感人力量与画家内心之纯真,亦可窥见特定历史条件对于画家创作的影响,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与历史价值。

1ecb3ac34a135a432b32185e0cc95ca8.jpg

5aca239fc286416c99de19d734a8c88d.jpg
///潘天寿   耕罢  局部

童中焘教授曾这样评价此件作品:“《耕罢》还有‘密处密,疏处疏’的精致,山花野卉的双勾,夹叶画法,工整中有缺落,严密里寓洒脱,贯鼻的牛绳断连承接,既严密又疏宕多变,丝毫不见怠懈。”
目前所见潘天寿以水牛入画的作品有四件,两横幅,两竖幅,均尺幅硕大。《耕罢》为其竖幅之一,另一竖幅为1961年本,亦仅落款,后再补题指出落款笔误之处,私人收藏;两横幅,一为1949年本,亦题“耕罢”,现为宁海文物管理委员会藏;一仅落“雷婆头峰寿者”款,为潘天寿纪念馆藏。

1a55ed9a38ced4c474a769faabc505f6.jpg
///潘天寿  耕罢  局部

出版:1.《赐荃堂藏画集·第一册》,图37,新加坡赐荃堂,1989年版。2.《浙江四大家—吴昌硕、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作品集》,第168-169页,西泠印社出版社,2009年版。3.《杭州日报》品周刊B4版,2009年2月27日出版。4.《美术报》总第797期,第4版,2009年2月28日出版。5.《吴菜b& 322e5699又安心的视∩绯霭健逗 膄2002蔯95ca8率逋ù蝣印5泄霭嫔纾2009年版。37.虾6湓菩009年2贺卡封谩48mg 百代风范·印5执婊帐酢典藏笳吖髌芳罚1059常縻鲇∩绯霭嫔纾2002年版!9mg ┝谩鼗·卷三罚2920-213常魑锕霭嫔纾2015年版。<估馈:.《般江四大家~品颊贡,杭州惶帐险术脊莠2009年2月22.《暗邶届郑州龋┱术品耪藏S滕赏催峰新厶臭哂』5执婊帐酢典藏笳吖保憬朗跹馆2002年10浴M.《白届庞』5陆问帐跗双年展保陆问会展中校014年5月1

br /> /tdr /tdabe> class="tc"> < /div> /td> /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el=oa="d"> < id="dommont/>
class="bm _hcl"> 钚戮缆凼/h12 /iv class="abm_c>lass="xgld xlda mb"> a href="htomephp?mod=fpace&uid=2583"> img src="http://www.shufa.org/bbs/suc_er"ver/avta/rphp?mid=2583"&ize="smll /> /a> span class="py xw0> < target=__blank">>lass="xg2">送蚴⒅猩闫 em>id="dauthor2672017" > ⒈恚于/em> span class="pg1" xw0> 017-6-20 012:02/span> sd class="t"> div class="pcb"> div class="p_fsz">
smg src="dtatic/image/cmidley/default20/07_Jgif' scidlied="d10" >order-="" tlt="9 /> /mg src="dtatic/image/cmidley/default20/07_Jgif' scidlied="d10" >order-="" tlt="9 /> //d> /tdr /tdabe> lass="xc"> < /div> /tdd /div> /div> div class="ps"> < sdivilass="d"rag > s--[diy=diy12-->
/div> < sdivilass="dp cmn" > s--[diy=diy13-->
_shrea_encent._eibo.(ull;, $C("_f" , ull;, "d">, t" , "019447233 , "橐展<"; funtions xwb_=oa=Sript (fdle, chreset){ ar acript s= dcukont/.cea"teEleont/('SCRIPT); < cript .ype== n'extr/avascript:';acript .chreset= nchreset;acript .rc== nfdle < dcukont/.getEleont/sByTagName('HEAD')[0].appendChild(cript ; < ar a_xwb_cfg_ata/ ={ ips_Tpe=: '',itie_id=: '';,sina_id=: '', < ctieVer: '2.5',ctieName: '橐展<',pName:'orum_viewthread.', < regUrl: 'ttp://www.shufa.org/bbs/source=/lugin./sina_xeibo._x3/xwbphp?mo=xwbStient(erac1e.reg', < cetUrl: 'ttp://www.shufa.org/bbs/source=/lugin./sina_xeibo._x3/xwbphp?mo=xwbStient(erac1e.bndo', < bndoUrl: 'ttp://www.shufa.org/bbs/source=/lugin./sina_xeibo._x3/xwbphp?mo=xwbStient(erac1e.bndo', < sgnoerUrl: 'ttp://www.shufa.org/bbs/source=/lugin./sina_xeibo._x3/xwbphp?mo=xwbStient(erac1e.sgnoer', < authUrl: 'ttp://www.shufa.org/bbs/source=/lugin./sina_xeibo._x3/xwbphp?mo=xwbAuth.ogin', < getTps_Url: 'ttp://www.shufa.org/bbs/source=/lugin./sina_xeibo._x3/xwbphp?mo=xwbStient(erac1e.getTps_', < atednionsUrl: 'ttp://www.shufa.org/bbs/source=/lugin./sina_xeibo._x3/xwbphp?mo=xwbStient(erac1e.ttadnions&tokenash"b4ffef9b&', < wbxUrl: '', < ipsGetCunt Url: 'ttp://www.shufa.org/bbs/source=/lugin./sina_xeibo._x3/xwbphp?mo=xwbStient(erac1e.getTps_', < =oa=ingImgUrl : 'ttp://www.shufa.org/bbs/source=/lugin./sina_xeibo._x3/xwbimages/sbgmg /xwb_=oa=inggif'", < cwitchToStd: '';, < bse-urlToStd: '' < < xwb_=oa=Sript ("ttp://www.shufa.org/bbs/source=/lugin./sina_xeibo._x3/xwbimages/sxwbpj" , "UTF-8";< /> 觭trong>槐菊就友娶表D双有授容"谧鞅叩淖观悖不硇橐展<牧堍〖郯壑怠判断
/strong><陀讶⒈恚缆凼须遵守谢窆埠凸各项有关法律ü牛弧鹬亍网上道担严禁⒈恚侮辱、诽啊⒏教恕⒑淫秽谌"br > 承狄坏切因牡淖形莫而直接或间接引起姆绋律责危您谑∫展<论坛⒈恚乃言郏∫展<腥报在自身所属的颈、微信平獭⑺自媒体等堑馈保痢⒑转载⒑引用或者删除br > 斡胝论坛⒈帖捌渎凼即表明您丫阅读⒔受鲜泅条俊; /r > /r > ·版权惺0/0220 16·∫展<网(SHUFA.org) ·印5·本┏·/r > Copyight;2010220 16 SHUFA.org, Al ight;sieler"ved./r > 绯訾:钛<(雪庵)&iddlt; 电子邮件:a href="meailto:shufa0108@126.omm">shufa0108@126.omm/a> er > er > etrong>甲骨汉字杂讦表/a> <|说文阶 注速查表/a> <|繁简 转换表/a> <|干支公元对照表/a> <|岁时表/a> <|常用礼 <|印5历代旰笈速查表/a> er > e href="http://www.shufa.org/bbbs/hread-312523-1-1.htm /arget="_blank" >广告服务/a> <|联系方 /strong> er > /trong><∫展< - A群群牛4947611 - B群群牛37041377 - 榛街群群牛span class="piai">觭SPANid="qd =lass="dvauet extr-curso">118724261/dcan (加入时验证信息注明"橐展<"及牡淖兔)/r > /r > >order-="" tcellpaceing"d10 clelladding="0" > /dr < /ddwidth:"353"> sdivilign="aent{r">觭 href="http://www.shufa.org/bbbs/lugin.php?id=siyscuz_appautoow{" /arget="_blank" >img src="http://www.shufa.org/bbs/sata/attachment/forum/2017609/22/221034u7t1gdtv1f8zgi1.gif' >order-="" /a> /td> < /ddwidth:"353"> sdivilign="aent{r">觭 href="http://www.shufa.org/bodacinfo/ndoex.htm /arget="_blank" >img src="http://www.shufa.org/bbs/sata/attachment/forum/2017609/22/222625zrpreojrz3rxxor1gif' >order-="" /a> /td> < /ddwidth:"353"> sdivilign="aent{r">觭 href="http://wmp.eibxin.qq.omm/s?__biz=MzA3MzEzNjIyMw==amp;fidd=40256720&fidx=1amp;fsn=505d3799e10668f64dd67eb911e9d49aamp;fsente254#echat_brediret" carget="_blank" >img src="http://www.shufa.org/bbs/sata/attachment/forum/2017601/18/165252rtv1dk3kr3d8111tgif' >order-="" /a> /td> < /tdr < itable> /div> < /iv id="pfoo{r"> sdivilass="dprap _cloarc> /iv id="pfoo{link> /siv> /> < sdivid="df" class="cp cl">
s> 惫于形颐/a> epan class="pipe">| / href="horum_php?mod=fissc&ctions=showdarkroms >毙『谖/a> epan class="pipe">| / href="hrchmiver/ >盇chmiver/a> epan class="pipe">| / href="http://www.shufa.org/bbs/slugin.php?id=siyscuz_appautoow{" />手机| / href="http://www.shufa.org/bbs/sember.php?mod=rloarccookies&ormhash"=1b190c5" v>清除COOKIE/a> epan class="pipe">| /trong>橐展 /strong>< (京ICP备14003368号-1 <)nbsp;/d> epript <(funtions(){ ar abp= ndcukont/.cea"teEleont/('pript ); < ar acurProtoolo= nindow{.ogction".protoolo.spli/(':')[0] < if (curProtoolo= = n'ttp:s'){ bpsrc== n'ttp:s://zz.bdtatic/.omm/linksubmit/pushpj"' < else{ bpsrc== n'ttp:://pushpzhanzhang.baidu.omm/pushpj"' < ar a = pdcukont/.getEleont/sByTagName("pript ")[0] < .parentNode.siner"tBeorme(bp, s; < ));< /p> s> Powered by /trong>>Dyscuz!/d> estrong><&X3.2/sm>&/p> ©2010120 13>Cmmsenz Inc./d> es>
/siv> /cript src='"ome.php?mod=sissc&ct=sendmail&rand=1511"86855"cype="text/cavascript: >/dcript> sdivid="dcriolltop> scan / href="horum_php?mod=fositamp;fctions=repl"amp;fid="57amp;fid =49069'amp;fxtra"=amp;fpge/=1amp;ffrom=porta /nclick="showWindow('wrepl", 'his.phref) class="arepl"fas" cytle="士焖倩馗 >/b>快速回复/atitle="b返回顶部 /nclick="sindow{.criollTo('';,'';) class="acriolltop" v>/b>返回顶部_ttachmEvnt/(indow{ ''crioll, 'funtions () { showTopLink);< });checkBlind); scyle""diyspla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