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艺公社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用新浪微博连接

快捷登录

搜索
书艺公社 门户 查看主题

宋庄书法家,莫将“访贫问苦”当“招安”——也谈陈洪武到宋庄调研

发布者: 网站编辑 | 发布时间: 2017-7-27 21:35| 查看数: 1779| 评论数: 4|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8 s0 [5 H- v6 [. V+ v1 d* `2 ?8 X2 A1 y3 C

. j% D/ `' v# w编者按:7月12日中国书协党组书记陈洪武到宋庄调研,这是中国书协官方最高层官员首次与民间书家群体的亲密接触,一石激起千层浪:“招安”、“独立书法家”、“职业书法家”,“自由职业书法家”,“新文艺团体”~~~等等全新的书坛关键词被热议!书艺公社公号此前陆续发表了来自与会当事亲历者、知名书法评论家的文章(见文末链接)。今天发表的这篇来自一位旁观网友的投稿文章,或更可从另一角度窥探分析事件背后的深意~~文中观点不代书艺公社立场及价值判断,发表此文章旨在从更广泛的角度传达信息!
. q" t$ U3 F4 m+ {7 }) J! n6 G6 W8 ?6 \& {3 B

$ |$ l' V# ^) p. M& i& x" s) o
宋庄书法家,莫将“访贫问苦”当“招安”
% U. |: D$ V6 Y. m: p8 A
——也谈陈洪武到宋庄调研
; V% g% O9 ]- c  X- M
文 | 方秀才
# I9 s: f% [+ v! o/ g! d4 Q# a  d
' m. a( G) n( Y* j9 x5 q7 |5 i8 Q; u& H' w* |0 b2 d! G

5 e1 n( z1 Z' p/ A* G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陈洪武日前到北京宋庄进行调研,并与宋庄的书法家代表进行座谈。经“书艺公社”等媒体报道,在中国书坛泛起一阵涟漪。我看了宋庄书法家和陈洪武的发言,有些感想,略陈如下(备注:我和他们都不认识)。
) a% t3 _* r2 U
) S1 i* R" l8 [+ N' Q( B
一、误将“访贫问苦”将“招安”( ]4 n7 f# f7 ?4 ^1 \
& S5 \/ x' k) v6 Q7 W: \7 }
陈洪武书记来宋庄的源起,源于张国辉的短信,“希望中国书协将阳光照在每一个角落,包括宋庄这个有上千人的书法队伍。”阳光代表什么?应该是温暖吧。由此可以得出,陈书记来宋庄,是送温暖来的,说得通俗一点,是“访贫问苦”。我用这样的词语并非空穴来风,因为宋庄书法家的生存状况确实不佳,“有的艺术人也要为明日的生计拈须发愁,或者为是否搬离此地把脑汁绞尽。”“这些职业书法家在一边为生存传承着书法,一边为艺术承受离乡之苦”。 * l$ ~" F8 c( f9 G# r

/ ^, R6 M1 f, c' H) f2 e/ C' m# [7 C; N7 H1 j, u4 @+ |( p
, `; g- l+ |8 j4 `) d% C
但宋庄的书法家却以为陈洪武是 “招安”来了,所以存了“戒备”之心,以致于有些人说出了很多“铮铮铁骨”的话,“真正的艺术家,不会被招安,但他们需要尊重、理解与交流。” “民学之艺术不为统治集团唱赞歌,也不为利益集团唱赞歌,民学只为自然造化和独持己见的精神歌唱。” 按我们平常的理解,招安应该是相对于“造反”而言吧!一说到招安,大家首先想到的是《水浒传》中的宋江。宋庄的书法家是宋江吗?你们造了谁的反?造中国书协的反吗?造得了吗?从“兵力”上来说,宋庄书法家只有区区上千人,中国书协身后的书法家可有千军万马啊!哈哈!
' ^9 G  I6 l0 p1 j6 D  M; L: ~6 X2 f

0 Q2 A  I/ y9 V; ?$ X
  `: n. `: J! M6 X0 X0 e$ r
二、文人风骨不是傲慢无礼
6 c' o6 ]) m% D; |9 O
" t  c& X; x0 G: ~# ^4 |宋庄书法家的无礼体现在什么地方?陈洪武来宋庄调研,通州文联女主席作为东道主作陪,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陈洪武来宋庄调研,也是应宋庄书法家的邀请而来,为了将中国书协的“阳光”照进来,是来为宋庄的书法家服务的,座谈会上给予点掌声表示一下感谢,这是人之常情,也是起码的社交礼仪,不过份吧?何以宋庄的书法家居然无动于衷,需要别人再三提醒?通州文联女主席提醒你们鼓掌是希望你们不要失礼,你们何以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进行怒斥?注意,是位“女”主席,这是绅士风度吗?再者,这位女主席是陪同陈洪武书记而来,不看僧面也看看佛面吧?还有,我们中国人常说,“好汉不打上门客”啊!倘若真的不喜欢某个人,你们可以学古代的名士,用“青白眼”表示就可以了,何必如此用力过猛?这难道是所谓的“文人风骨”?这是“傲慢”和“无礼”吧?还有,宋庄书法家当着陈洪武的面,说“宋庄的独立艺术家看书协、美协会员就是一坨屎”,中国书协、美协的会员真的如此不堪,要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吗?你们说这样的话,不怕激起全体书协、美协会员的公愤吗?还是你没有拿到书协、美协的会员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还有,你们自己人的发言中,“至今中国书协会员在宋庄的已约近五百人”,“来到北京打拼学艺、办班教学,也带出了不少美协会员”。这说明你们这群人当中有很多坨屎啊!你们还培养了很多坨屎啊!1 S, B# t$ @, _, i
5 U- g& c5 x- S. u0 _( p; Z

$ Q/ V( ^; C+ u& v  }# R还有人说,“中国各种文艺协会,不独中国书协,其实都是一些并不热爱真理的人积聚在一起,然后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四下招摇,谋取些名利和钱财而已。” “中国政府最大的问题就是没能做到公平。”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们有足够的证据支撑你的论点吗?上述部门如果和你们对簿公堂,告你们一个诽谤罪,你们怎么办?常言道,“说话要想着说,不能抢着说”,你们凭着自己主观的臆断,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这不是信口雌黄吗?( o9 v/ D% }8 u/ z. J

' {! ]0 q2 I4 ]  x  ?0 y$ S5 a+ o/ f4 z8 a
上述种种,列位能看得出宋庄某些书法家作为文化人的涵养和严谨吗?这完全是市井小民的戾气吧!
1 s- t( R8 x/ m' U0 E7 J% ~$ @: b4 w0 a

! `! R' j7 x% W0 E% ]- L. e4 `9 v3 ^& y4 W+ Y: s/ p, Q, Q: V
# ?" e0 I1 m* o
9 Z! e5 R' j6 R7 ]2 S; B4 o4 Q0 j
三、夜郎自大不谦虚" i% u& ^; a& _( h

9 x" {5 o% P7 p& F3 ?
( S; k; @7 p* d  W& d2 t宋庄书法家的自大体现在什么地方?他们说“就艺术研究而言,你们(书协)是业余的”;宋庄书法家群体形成才几年时间?你们不过区区一千之众,里面有多少蜚声国内、受到书法圈内一致推崇的书法家?在艺术研究上你们又做出了多少卓有成效的成果?你们怎么就敢夸这么大的海口?你们对中国书法事业的贡献能有“业余”的中国书协大吗?我不否认中国书协自身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众多“龙”中也混杂了一些“鱼”,但中国书协成立至今,30多年来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书法家应该是有目共睹的,活跃当今在中国书坛的众多名家应该绝大部分是通过中国书协展览评选活动脱颖而出的吧? “(宋庄)这批艺术家,真正的称得上是陈寅恪先生所说的具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意志,激情饱满的艺术家,这批人是真正的书坛脊梁”;……你们这么说,国内其他地方的书法家答应吗?你们怎么能断定宋庄之外的众多书法家不是真正具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意志,激情饱满”呢?我不太相信,没有宋庄这一群“脊梁”的支撑,中国书法就垮了,中国书法就传承不下去了。2 u6 D! i7 o5 Y$ S) P9 [! J
8 E; A! @+ I0 {9 |% m$ C' y1 S
. ]4 s0 z6 I) I7 r6 f4 T
: p6 [' i, Q6 j+ N! z' O" }: Z7 T
  j1 e" @  f: ^% T8 e) z
四、名为清高实矫情8 P2 K/ G9 n4 T7 k

4 O! W1 H+ c* m3 R  i2 Z- v# Q0 r4 R0 T0 v
矫情体现在哪里?宋庄的书法家,“他们身居异乡,不求闻达”,大家相信吗?反正我是不相信。“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们背井离乡来到北京这滚滚红尘之中,难道是为了“大隐隐于市”?比起那些非职业书法家,恐怕你们更需要名利吧!因为那些非职业书法家还有其他职业,不是靠书法吃饭,而你们这些职业书法家是以书法作为谋生手段的。你们来到北京,难道不是看重的不是北京是大都市, 经济发达、文化艺术氛围好,更容易成名成家,作品能卖得出去、卖出更高的价钱吗?北京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啊!你们说你们来到北京是为了理想,不求闻达,不求名利,就如同两个结婚人,“是为了共同的革命理想走到了一起”,而没有性,别人能相信吗?假如给你们一个兰亭奖,给你们一个中国书协理事的头衔,你们会拒绝吗?我想大多数人会求之不得吧?套用蔡明小品里的一句话,“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们和所有到北京来工作的“北漂”没有任何区别,职业不同而已。你们用自己的双手付出劳动,卖字、教学生赚钱养家,只要是合理合法的,不丢人。文人耻于言利,那是古代。现在市场经济实行这么多年了,大大方方说出来,反而显得坦诚。
$ I/ x. c4 y" Z7 Q3 W

9 l7 A. h# v' L+ e; i2 q9 f9 L
; w! i3 s! `) |+ @% y1 e# G( [1 e; k
五、以偏概全语偏激0 z( N" G0 Z9 L

; X3 Q; ^6 K# b* m6 Q! G7 k5 j2 j& |! w: _* q1 _" G# B
“无论是书协还是院校,都出现了违背艺术本质的问题,这是热爱艺术的人所不能容忍的。因为你们这种导向最终是对我们民族艺术的伤害,而我是热爱艺术的人,我必须作它的守护者。” “这点上,我无法选择和你们走在一条道上,除非你们改变。” “这掷地有声的批评,不仅仅是宋庄书法家的好声音,也是全中国真正热爱书法的书法人的好声音。”由此可以看出,宋庄的书法家对书协和院校两种世俗化的机制是不屑的,甚至是反对的。至于能不能代表全国书法人的声音,另当别论。按照他们的想法,是撤销书协、撤销院校吗?也不至于,至于怎么改变,他们也没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我个人认为,这两种世俗机制也许有很多不足,但它仍然不失为中国大多数书法人的比较好的选择。这有点象中国的高考制度。尽管很多人批评目前高考制度一考定终身、唯分数论等弊端,但它仍然是目下中国比较公平的人才选拔手段,也是寒门子弟唯一一条公平的上升通道。否则,废除高考制度,寒门子弟更搞不过官二代、富二代。如果你说,我不认可大学机制,我不去参加高考,不去上大学,我要选择另外一条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也不是不可以,但也许你的路会更多些坎坷。涉及众多人利益的制度,因为少数人的反对而改变,这种可能性不会很大吧。+ m9 ?, i( s. B2 Z

* Q/ i1 G8 W" k6 V! b+ G$ g; N4 Q3 r+ F
6 {: T: B& g9 V4 w9 a' j5 |, t

5 R! k! J+ S( R$ B. m7 Z六、期待过高难实现" G& q5 w/ L! s- k9 B1 S, r3 P
0 b( e" y' B' _5 }( a6 D

: L. j# t) z, t( }% p9 T宋庄有书法家在发言道,“更直接的支持,就是能否在资金上予以支持”,“比如拨一笔资金,书院享受书协培训中心的待遇等”,“比如民间的展览书协挂名,领导出席”。有困难提出来,开诚布公地与书协领导进行交流,我想这是陈洪武最欢迎的,这也是他此行的目的。真性情胜过假道学,一方面希望获得帮助,另一方面又要摆出一幅“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架势,反而让人生厌。我想,在中国书协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们会给予支持的。但宋庄书法家提出的上述要求,我估计陈洪武一时半会还答应不了,因为全国各地还有“王庄”、“李庄”、“赵庄”、“刘庄”,中国书协是面向全国,要雨露均沾的,不可能专为宋庄开小灶。最有可能为宋庄提供支持的是“当方土地”——宋庄所在地通州市的文联,毕竟有个属地的原则。但你们都对他们的文联女主席都怒斥了,估计再要取得他们的支持,悬!& X( B& H! I1 o
    6 ^# V0 ^, D" [- P+ t
$ l. F& I5 V* w; _, W3 l4 s! C

2 N" ]* ]3 ]# r6 a! @' y* K; K) s& [2 G# ~( z' y. k  y

3 L& U) D. M& R5 J- ~" f
% u  ~7 [+ [2 W$ v7 c七、书记回答段位高 " s; l# K) }5 l0 @$ T

+ L; }3 _# d  K9 _0 F- O
# h0 F  W2 F+ U# o! `& J1 w2 M我们再看看陈洪武在会上的表现,“近3小时的调研会上,陈洪武的确是一直面带微笑,真诚倾听的,遇到一些具体问题,他也真诚的问询。”首先,面对宋庄部分书法家恶劣的言词,他保持了克制,没有发火,而且还能一直面带微笑,没有相当的涵养是做不到的。其次他很谦虚,他说“对,陈老师批评的很对,我在书法上的确是业余的,因为我的工作就是为书法家服务,我一天很少有时间能坐下来写字。”哪像宋庄的书法,张口就说自己是“当代书法的脊梁,最值得尊敬的人”。是不是当代书法的脊梁、是不是最值得尊敬的人,应该由别人甚至历史来评说吧,哪有这样“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
; y( R" _$ q! h5 h* c" B+ w! K: v- j6 v4 K: J  P
. z( O& l2 y! B( b( H
第三,他的语言很含蓄,“在艺术与生活的双重压力下,你们还能坚守自己的信仰”,“在条件艰苦的状态之中,你们能孜孜以求”,如果要换成宋庄某些书法家的语气,那就有可能变成“你们特么穷得连饭都吃不饱……”;第四,他直面问题不回避,“但对于那些私底下搞猫腻的行为,如师生裙带关系、地方保护现象、拉票现象等等一切引起书坛不公的恶劣现象,都会首要去着力解决。”第五,对于宋庄书法家群体的定位,“中书协作为书法家的管理团体,除了尊重个性艺术群体外,也更应该为中国书法优秀传统这一正脉做出努力;” “宋庄书法群体将作为一个群体在展览中予以展示,但能参与展览的人数和作品也要选择,因为还有全国其他地方的自由书法群体的推出和展示”。看明白没有,在陈洪武的眼中,宋庄书法家群体,只是中国书坛百花园中的一枝“奇葩”,连正脉都算不上,就更别谈“脊梁”了。我想,这个评价是客观公允的,能让大多数人信服的。中国书协党组书记的段位不一般吧! ) k) z+ M( m7 S0 _2 C) D) J

# Z# _- j! w- [4 y7 f- n3 J7 H0 V4 J9 x; b

( ]# x) ?: N" V1 w8 `4 V. m
2 Y0 }+ D4 i- }" S! t9 a1 ~$ A
: \5 a. }, F5 L% b" B八、书门一入深似海    ; F6 P  f6 J" t
( Y) p! T9 e6 J/ b

' |. ]6 Y6 u4 o2 N: a+ E“期望与失望,诱惑与迷惑,执着与彷徨,激情与散漫,始终弥散在宋庄的空气里。”这句话准确地概括了宋庄书法家群体的心理状况,用四个字来形容,是“进退两难”,用两个字概括,那就是——“纠结”。
4 Y$ R6 y, I" C5 m, \2 P! T; z7 u& N0 o* |
4 b' W# g2 H+ y* `. n
将书法当成一种职业,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鲁迅先生N年前就曾说过,“ 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以先生的睿智,这话肯定有他的道理。这些年来的“书法热”有点虚火旺盛, 很多书法爱好者产生了一个错觉,觉得只要入了国展,获了奖,有名气了,就能大把大把的赚钱,少则上千、多则上万一平尺的润笔费,就会有人踏破门槛送上门来,自己的作品会出现在拍卖会上,各大博物馆会竞相收藏,各地楼堂馆所、名胜古迹就会有自己题字的匾额高悬。于是众多的“国展培训班”、“魔鬼训练营”应运而生,许多人交学费,拜名师,找关系,终于入国展了,获奖了,喜不自胜,有些人甚至在闹市区挂出横幅庆贺,如范进中举一样。接下来,出作品集,办展览,媒体宣传,名片背面印上一大串,几届国展入展,“XX杯”获奖,再去为一个县级书协主席的名份,动用一切关系、资源和手段,挤破头,撞破脑。然而,这样真的就能如王子与公主一样,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跻身富豪的行列吗?不见得吧。大家颁开指头数一数,全国写书法的人那么多,能靠卖字活得很潇洒的人有几个?绝大多数人都充当了庞大的分母了吧!前两年市场疯狂,大概的确有一小部分些人赚了钱,但最近几年中国整体经济形势下滑,不少企业都倒闭关门了,书画市场行情也是一落千丈,君不见,最近两年来,书坛一些“明星级”的书法家、“国展获奖专业户”的字也不太好卖了,他们也纷纷开办培训班赚学费了。这些以入展为目的书法培训,说得难听点,有点像传销一样,老师培训学生入展、获奖,弄个会员证,学生卖不了字,再继续开办招学生,继续忽悠下一批人。
, \/ o$ C& S7 U* v! J9 `( U
汉代扬雄曾有言,“文章小道,壮夫不为。”相对于文章,书法的社会功用就更小了。在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的眼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才是他们人生的终极目标,“琴棋书画”对他们来说,最多是“修身”的一种工具,有远大抱负的读书人,大概都不会年纪轻轻就把书法当成他们的职业选择和人生终极目标吧?
; |' N' ?8 `- c' h( H1 Y7 |+ L2 c& L) ?- c

1 X3 t4 I! `& }" r$ D3 k6 Z我们看看书法史上那些书法名家,好像绝大多数都不是以书法为职业的,王羲之做过会稽内史、右军将军,颜真卿做过平原太守,率义军征讨安史之乱的,苏东坡担任很多地方的知州,董其昌是户部尚书,郑板桥是县令,康有为是搞过“戊戌变法”的,于右任做过监察院长,沈尹默也是诗人、学者,和陈独秀等一起编《新青年》的“新文化运动”的得力战士。书法对他们来说,大部分是业余爱好而已。即便有些以书画为职业的书画家,也是经历了宦海沉浮、绝意仁途以后,才以此自娱并谋生的。陆维钊先生晚年曾说,没有想到这一生最后居然沦落成一个书法家!我想他这话绝不是矫情。% l  [( Q: O3 |* p
! A+ p6 T7 m0 W
3 V/ Y) a6 h/ _4 `8 ?7 N3 Q
宋庄的书法家将何去何从?# _. G- e6 w2 N* u4 h, j3 D# e& Z6 E) e! ^
我也无法判断,但愿他们都能“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B) t- Y# B9 D" B% A% P( p8 M+ i8 W

! j3 R: ?  S  Q

最新评论

第五只眼睛 发表于 2017-7-27 21:50
俺就是个爱好书法的小老百姓,指望哪位大师给点拨点拨。想受招安没资格,不想受招安那是装x。脑后无反骨,从来不媚俗。活着就是快乐,而已而已。
" j$ J4 D: u) X& `6 s- E$ N
中国书法报道 发表于 2017-7-30 14:11
我与上海M50、田子坊的书画艺术家有过接触,对他们的评价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D( L8 @$ ~1 y& b
石敢当画廊 发表于 2017-7-30 17:50
书`美协都无存在之必要
石敢当画廊 发表于 2017-7-30 17:51
造就一批吸血饭桶
本站网友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书艺公社的立场及价值判断。
网友发表评论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内容;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您在书艺公社论坛发表的言论,书艺公社有权在自身所属的网站、微信平台、自媒体等渠道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参与论坛发帖及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版权所有2002-2016·书艺公社网(SHUFA.org) ·中国·北京·
Copyright 2002-2016 SHUF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社长:李阳(雪庵)· 电子邮件:shufa2008@126.com

甲骨汉字对应表 | 说文解字注速查表 | 繁简字转换表 | 干支公元对照表 | 岁时表 | 常用礼语 | 中国历代年号速查表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书艺公社QQ群官方群组 - A群群号:49947611 - B群群号:37041377 - 书画街群群号:118724261(加入时验证信息注明"书艺公社"及您的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