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艺公社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用新浪微博连接

快捷登录

搜索

正在浏览本主题的会员 - 0 在线 - 0 会员(0 隐身), 0 游客

  • 只有游客在线
查看: 21457|回复: 40

白蕉书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4-13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11111111.jpg
                                                                 读白蕉
                                                                            孟会祥
   白蕉(1907.11.3~1969.2.3),姓何,名馥,字远香,号旭如,笔名白蕉,别署云间、复生、复翁、云间下士等,上海张堰镇人。家境清寒,自幼酷爱书画艺术。白蕉为人重品德而轻名利,以“德成而上,艺成而下”作座右铭。一生清贫,常“于黑墨白米之间每相为短长”。抗战期间,曾与邓散木举办“杯水书画展”,将所得尽用于救济难民。民国二十九年(1940),他首次在沪举办个人书画金石展,深得方家推许。曾主编《人文月刊》,并编写出版《袁世凯与中华民国》一书,黄炎培为之序,为研究袁世凯提供了重要史料。抗战胜利后,他看到张堰仅有小学,即邀方冲之等创办浦南中学(即今张堰中学)。解放后,历任上海市文化局美术科代科长,上海中国画院筹委会委员及秘书室副主任、画师,上海书法篆刻研究会筹委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上海美术专科学院教师等职。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遭到降职、降级、降薪等处分。“******”期间,又遭迫害,于1969年2月3日去世。1979年,上海市文化局为他平反昭雪,并做了善后工作。生平著作有《云间谈艺录》、《济庐诗词》、《书法十讲》、《书法问题讲话》、《书法欣赏》、《临池剩墨》、《书法大成》、《钢笔示范》、《行书字帖》等。
              水落石出:白蕉越来越受到关注
    1999年,我在书店购得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白蕉兰题杂存卷》。当时觉得白蕉的字不过尔尔,有点小巧。后读胡传海所写出版后记《挥洒魏晋风流》,读到沙孟海“行草相间,寝馈山阴,深见功夫。选次颠沛,驰不失范。三百年来能为此者寥寥数人”的评语,还认为沙孟海、白蕉固然是朋友,朋友之间相推许,也是常理常情。然而,毕竟沙孟海为声名显赫的一代泰斗,他的话还是令人震惊的。读过《近三百年的书学》的人都知道,沙孟海目光如炬,评陟书家,三言两语已然概括无遗。他对白蕉即使因朋友关系而推重,也不会失去学术水准。将这本书初读一过,才认识到白蕉的确是难能可贵。我当时记道:
    云间白复翁以“二王”嫡传,与沈尹默同执帖派牛耳。沈则声震四海,复翁声名稍逊,实复翁之书,胜沈一筹也。似此雅调,近年绝响矣。世人酷好将军体,又好所谓视觉刺激、展厅效应,是皆非复翁所长,亦非复翁所好。譬如为人,叱咤风云,挥斥天下,固一世之雄,安于书画,恬然无事,又何不可耶?白蕉写兰未之尝见,影淡铅浓中消息既多,又复有不食烟火之气,其雅可想而知之。己卯寒露时节,识于商城。
    此后,2001年,我接触书法界人士渐多,才知道复翁之道不孤,学白蕉的人比比皆是。然而,白蕉的作品,除了《兰题杂存卷》外,罕见其他。约略记得早年《书法大成》曾影印重出,据说其钢笔字帖也曾重印,至于其他著作,如想必重要的《云间谈艺录》、《济庐诗词》、《书法十讲》等,至今未能一见。近年出版昌盛,近世书法名家的书法作品集和文字作品,可谓略无遗珠,而白蕉仍然是个例外。今人学白蕉,一般都是凭《白蕉兰题杂存卷》,因为其他书迹,罕有介绍。2001年冬,我在网上搜集关于白蕉的资料,所得甚少,但毕竟看到了《行书桃花源记》、《草书小品》等作品,可是,这些作品至今好像还没有在纸质媒体上介绍过。即使是《白蕉兰题杂存卷》,现在书店也难以买到。
    一方面,当代写帖的人一般都临过《白蕉兰题杂存卷》;另一方面,白蕉的资料并不多,这种不相衬是因为白蕉在当代帖学中的显赫地位还没有被整个社会所了解,白蕉的知名度还不够大。时间会改变这一现状。一般来说,一个人在世不为世所知,很难青史留名;在世时声名显赫,也可能会人走茶凉。一个人的在世名声和身后影响是其社会地位和实际水平的综合反映,而书史留名的决定因素,还是水平。白蕉是以水平被关注的,这种关注会越来越强烈。
                 白眼向天:狂而懒之名士
    2002年,我曾写一篇小文《读〈白蕉兰题杂存卷〉》。有一段不妨照抄:
    对书法来说,白蕉这一代人可能是最后的“古人”。古人书真,今人书假。什么是“真”?真就是老老实实写字,不欲人称工乃工。当然,不能说白蕉无意作书家,但他在写此长卷时,的确没有多少“精品意识”。“十字街头看笑靥,卖花人生是空筐”,写到“人生是空筐”一行,行色匆匆,有点像“一路花拳”。“意与神会,笔共风生,抖擞四十年……”写到第二行,发现漏了“生”字,情绪波动,以下便全作渴笔细画(P38~39),一扫开篇的润泽。我猜想白蕉先生涵养极深,必是谦谦君子,蔼然长者,但他性格中急躁的一面,也跃然纸上。这些地方是白璧之玷乎,抑或是妙笔生花?都不是,只不过是涉乐方笑,言哀已叹,真情性的流露而已。借此,我们才能够如见其挥运之时。
    我当时只是凭书迹猜想白蕉性格急躁,而潜意识中,还是觉得帖派书家一定是温文尔雅的。这是一种错觉。后来,零星读到些关于白蕉其人的文字,才知道他是如此狂傲之士。这些文字中,以陈巨来《安持人物琐忆·记十大狂人事之白蕉》所记最为传神:
    白蕉,丁未生,字复翁,本姓何,松江人,闻其父为名医,故蕉兄亦能知医云。余与之相交最晚,解放后在平襟亚衡先生座中始相识,时平君以《书法大成》稿本求白为审定者。先是,余久知其为一狂而懒之名士,报刊上亦时见其文字,小品文似专学袁中郎一路者。及见之后,觉和蔼可亲略无狂态也。
    至五六年十月,中国画院筹委会成立,他为十委员之一,兼秘书长,闻为文化局科室调充者云云。时二个委员,刘海粟、贺天健,均旁若无人,白反觉更和气了。但余从不与之多谈多话。及大鸣大放开始,白写了一篇洋洋文章,论书法,竟认为中国无一人懂书法、擅写字(隐隐以他自居为第一),最后一段云,反不如日本人有所得,“吾道其东乎”。遂被揪了出来,问以何故念念不忘日寇之用意所在?先已有刘海粟、张守成等,戴上右派帽子,最后召白兄、钱瘦铁、陆俨少及余四人,劝自戴右派帽子,可以早脱云云。故吾四人同具名请自戴者也。初白与余二人同管资料室,后余至淮南,遂无消息了。及六二年余回院后,白已调去美校为教员或秘书矣。从此不相处一起了。至六六年后,又闻其与余等一样作了牛鬼了。及去岁余回家后,始知白已逝世了。据徐生告余,当其斗争最烈时,白所持手杖上贴了大字报,不准取下,走路以示众,白不堪日被批斗,病亟之时犹如此,致某日回愚园路家中时,爬上楼头,即倒地而死了。
    白狂名至大,但余觉得,并不如外面所传为甚也。只他对沈尹默云云,似太对沈老过分一些,使沈老大大不怿。或者即据此一例可概其余邪?白书学右军固佳,晚年作隶书,尤非马公愚、来楚生可及者也。
    据唐吟方《雀巢语屑》云,白蕉早年举办展览(大概应是1940年的展览),在广告语中即自称当代写“二王”第一人,而当时“物论殊不耳”。据白蕉夫人回忆:“悲鸿先生很赞赏白蕉的书法,为他订了第一张润笔单,并亲笔为他书写。1932年,特请他写‘屈原九歌’长卷,白蕉在《云间甲集》中云:‘悲鸿先生去年来书委写屈原九歌长卷,余以待病家居,鹿鹿未就,今半矣,乃始成之,计有真、行、草共计十纸。仙童乐静,不见可欲,风猷非唐以后人所能仿佛。恨丹麟不及见之也。(其时丹麟已英逝),壬申白蕉。’”时年白蕉35岁,竟然自谓“风猷非唐以后人所能仿佛”。嗣后,白蕉居然不负狂言。从艺者莫不狂,莫不有“老子天下第一”的念头。水平高而狂,那是狂得有资本;水平差而狂,那只能让识者掩鼻。其实水平高而狂,也就是有资本狂的人,又莫不虚怀若谷、广纳博取,否则,挣不来狂的资本。水平高而狂,可能深藏不露,那是涵养;水平高而狂,也可能无所顾忌,那是性情。1956年的白蕉“隐隐以他自居为第一”,哪里是“隐隐”,可能分明就是自许第一。至于他如何对沈尹默过分,不得而知。不过,沈、白两位身后,如果论到当代帖派书法,还无可避免地要对他们进行甲乙。

[ 本帖最后由 有房出租 于 2006-4-13 19:1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6-4-13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舍我其谁:当代帖派第一人
    白蕉是当之无愧的当代帖派第一人。当代帖派名家,有沈尹默、潘伯鹰、马公愚、邓散木、吴玉如等(谢无量、弘一不是“正宗”的帖派),堪与白蕉比肩者,也只有沈尹默一人而已。
    陈振濂《现代中国书法史》说:
    在沈尹默系统中,最具有成就,在书法造诣上,甚到超越沈尹默的,是白蕉。
    在民国时代,还未发现如此深刻又如此自然地把握魏晋风度者。
   (沙孟海)称他为三百年来罕见者,我以为其实还可扩大。……在漫长的中国书法史上,赵孟#、文徵明所缺少的逸气,董其昌缺少的浑成,白蕉可以说是兼而有之。在学王方面能与他媲美的,大约只有一个元代的李倜。
    陈振濂分明认为白蕉的成就,几可与赵孟#、文徵明、董其昌等大家颉颃,又称他“甚至超越沈尹默”。这种语意的交叉,可能是考虑到了沈尹默巨大的影响和无可替代的贡献。沈尹默无可替代的贡献,陈振濂《现代中国书法史》、姜寿田《现代书法家批评》及相关文章中均有详尽的论述,此不赘言。
    沈尹默是著名的学者、作家、诗人,白蕉诗书画印兼能,他们的文化素养,都足以支撑他们成为大师。所以,二人成就的高下之别,不在书外,而在书内。就书内而言,又可区分内外。外者,天分、灵气和心态;内者,取法道路和创作实践。早年,陈独秀斥沈尹默其俗在骨,现在许多人为沈辩护,甚或以为陈独秀不知书,其实哪里是不知书,而是发了诛心之论。五四运动时期,沈尹默曾执编《新青年》,为风云人物,而且以善书知名。周作人著名的“苦雨斋”匾额,即出于沈尹默之手。三字以颜体为根基,不无肥浊之气,实是俗格。字可以生、可以稚、可以躁而不可浊,字肥浊,往往说明作者的灵气有限。尽管后来沈尹默虏力攻书,精极笔法,而其用笔学褚有缠绕之弊,章法难免布算痕迹,自唐溯晋,所溯不可能是晋。同时,正因为沈尹默后期全心作书家,反而成为心砀旱#?棺髌分邢视刑煺胬寐????嘤?嫒刖亍0捉对蛘?么笠炱淙ぁF淇?榈币耘贰⒂菸??。?湟云秸??鳎??环α??旁稀Q?豸酥??蚋?嗟氖亲灾ぷ晕颍??ヒ腊?0捉对?猿蒲А渡ヂ姨?匪氖?耆缫蝗眨?志菟捣糯笸豸酥?犹?胖?诩洌?障?勰Γ?闷渖癫伞0捉兑残从胁簧傺辖鞯淖髌贰H绻?鲆云溲辖鞯淖髌范?郏?疃嗫捎肷蛞??滞タ估瘢?簿臀抟猿?趿恕D训玫氖窍瘛栋捉独继庠哟婢怼氛庋?淖髌罚?木澈纹溆迫唬≡谡庋?淖髌分校?允玖怂?史ǖ氖棺?匀纾?址ǖ谋涮?俪觯?路ǖ乃嬉馑?剩??⒌脑诔?选⒛?仓?獠环α枥骱屯翘啤H绻?堤煨圆豢晌ィ?蛞??硕ㄊぬ斓脑竿?菜慊?旧鲜迪至耍欢?谑迪值墓?讨校?簿褪?チ恕拔抟庥诩涯思选钡钠趸??
    不过,尽管我认为沈尹默不及白蕉,但他们仍是一时瑜亮。把沈尹默馆阁化的观点,与其说是一种偏执,勿宁说是无知者的妄说。这只要看看沈尹默的尺牍,就可以明白。
                 如何得神:曰行所无事
   《白蕉兰题杂存卷》里有一段云:“或问写兰如何乃佳,云间曰:先不问佳;曰:既若能矣,于昔贤宜安从?曰:古人何所师?曰:如何得神?曰:行所无事。”文风似晚明小品,语气似禅宗公案,又隐隐透出自负甚到倨傲,这是白蕉式的语言,驽钝者做不了他的弟子。白蕉书法的天才性也正是无法剖析的。但是,如果分析他绣出的鸳鸯,倒也并非全是不可言诠。
    陈振濂在《现代中国书法史》中分析了白蕉成为大师的原因:其一,个人素质;其二,与沈尹默集群的年龄差异,使他保持了独立性;其三,“非职业”倾向保持了他宝贵的感觉能力。他的分析宏观而雄辩。胡传海《挥洒魏晋风流》无疑是评价白蕉的重要文献之一。他说:
在“二王”之中,白蕉更倾向于大王(王羲之)的表现方式,当然,白蕉也不是一味地再现“二王”的面貌,细细品味仍然可以看出其中的差别:白蕉用笔更追求起落无痕迹,折笔相对减少;结字求简;行笔速度更快些;字距安排也力求变化。可以说,白蕉在“二王”的基础上还运用了一些现代的用笔技巧。从而避免了他作品一味崇古的嫌疑。
    白蕉之所以为白蕉,当然一种“总和”,我们不妨试图找到些形而下的各个加数:
    之一:欧虞基础。欧阳询的楷书从隋碑而来,虞世南是智永弟子,但欧虞楷书从用笔到结体都不无相似之处。《行书桃花源记》为我们提供了白蕉学欧的具体证据,而白蕉其他行书,则似乎虞体的成分多些。欧体中宫紧,而虞体中宫宽;欧体多相背之势,虞体多相向之势。白蕉结字多取相向之势。虞世南楷书虽为山阴嫡传,然而隶意明显,似过于王羲之、智永,白蕉没有采用虞世南那种平缓右伸的横画和捺画,他是有扬弃的。
    之二:碑版基础。我尚无力指出白蕉学过哪一碑,不过,白蕉行书中不乏碑趣。王羲之、米芾行书中,有不少字结体酷似魏碑,即使不能直指其学碑(王羲之当然不可能学魏碑),或暗合、或受影响,总之结果是这样的。通脱的人是不会町畦碑帖的,有些字的本来面目即天真,非碑无以表现无遗。白蕉说:“碑与帖如鸟之两翼,车之两轮。”“碑版多可学,而且学帖必先学碑。”“碑宏肆;帖萧散。宏肆务去粗犷,萧散务去侧媚。” 《白蕉兰题杂存卷》里有一段话也值得玩味:“足下喜坡公法书,何妨看《马鸣寺碑》,更参王僧虔手帖。足下若云此中消息何预兰事,我谓然则兰亦何预君事。”这段话不但涉及到碑与帖,而且不少字甚似六朝精细一路碑志。
    之三:《得示帖》和《孔待中帖》。白蕉学王羲之,当然是无帖不学,而所得最多的,当不是《丧乱帖》,而是《得示帖》和《孔待中帖》。王羲之用笔以裹锋为主,所以线条瘦硬;折多于转,所以更见锋棱瘦骨。在王羲之的名帖中,《得示帖》和《孔待中帖》最为温润,白蕉与此最为接近。
    之四:笔法。笔法是帖派书法的核心;转笔又是帖派笔法的核心。白蕉线条的起止无迹,八面出锋,直接王羲之,这是毫无疑问的。实现转笔的方法,则是锥体的笔锋,以不同的侧面着纸,同时,在调转方向时,通过转和折,总使笔锋发力得势。为了利于调转笔锋侧面,许多人认为应该低执笔,从而实现指腕配合,转折分明;实际上,如果执笔太低,则虽然换锋分明,但有亏圆润流畅,而且笔势短促,难得点画中的蓄势饱满,留有余地。必执笔略高,才能实现杠杆式的传递发力。五字执笔法又称为拨灯法,大概就是这个缘故。白蕉的线条粗看匆遽少留驻,细看则处处交代清楚,笔笔力送到底;粗看逸笔草草,若不经意,细看则杀纸甚深,不乏铺毫。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犹能游刃有余,举重若轻,从不把笔用“老”、用“死”。比较沈尹默尺牍我们就能看到,沈尹默的张条,形准而笔实,却相对少一种带燥方润、将浓遂枯韵致。
    之五:用曲。容易看到《行书桃花源记》直多而曲少,《白蕉兰题杂存卷》则曲多而直少;书法中曲直并用,而以曲为难能。《白蕉兰题杂存卷》有一段 “平锋侧断,抽毫正利,操管貌叶……” (P35)相对直多,就显得枯燥些。白蕉善于用曲,物别是短笔画,一般人写得直来直去,他却能写得富于弹性。这或许得益于画法。平时爱兰成癖,朝夕观摩,得其神趣,便用草书笔法一挥而出。兰的生趣,也正在曲中。
    之六:活气。白蕉曾说:“作字要有活气,官止而神行,如丝竹方罢,而余音袅袅;佳人不言而光华照人。”如果说像《行书桃花源记》、《桂棹梅花联》这样的作品,还有些“作家气”,那么像《白蕉兰题杂存卷》这样的作品,正可谓处处得活,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得不止了。

[ 本帖最后由 有房出租 于 2006-4-13 19:00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13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2
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13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3
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13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56
7.jpg
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13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4
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13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78

7

7

8

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13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jj

9

9

10

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13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14.jpg
1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13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n
16.jpg
1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网友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书艺公社的立场及价值判断。
网友发表评论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内容;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您在书艺公社论坛发表的言论,书艺公社有权在自身所属的网站、微信平台、自媒体等渠道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参与论坛发帖及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版权所有2002-2019·书艺公社网(SHUFA.org) ·中国·北京·
Copyright 2002-2019 SHUF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电子邮件:shufa2008@126.com

甲骨汉字对应表 | 说文解字注速查表 | 繁简字转换表 | 干支公元对照表 | 岁时表 | 常用礼语 | 中国历代年号速查表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