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艺公社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用新浪微博连接

快捷登录

搜索

正在浏览本主题的会员 - 0 在线 - 0 会员(0 隐身), 0 游客

  • 只有游客在线
查看: 1368|回复: 2

曾翔:写字为什么还要吼出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3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3 t2 c7 Y) H! w
很多人就疑问写字为什么还要吼出来。其实,吼出声音,就是一种状态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又来源于什么呢?就是我对书法的认知。书写,作为一种行为,忘掉自我,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吼声使我不再顾及外界的干扰,使我更加地专注。0 H' y8 w7 D( N7 k( v. J
* ?9 Q: w# A( b3 j7 u

! Q, Q; D: g* W* c5 Y0 X/ U+ Y5 Z' m4 J. i9 L9 {% n" V
481134a518199d095bdfb8566a57833b.jpg 0 G: s7 I$ P4 F0 e" O% D
, \6 Q0 ^: |& N' C. V7 \; ^) U. c

( X2 d+ f* R+ B. P( X对于中国当代书法发展的线索以及现状,尤其是大字创作,很多人认为是井上有一之后形成的风气。而我认为并不一定是遵循井上的路径,就艺术的发展而言,中国和日本的文化环境都是不一样的,不能说日本出了一个井上有一,我们中国就必须也出一个。就算井上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今天在中国形成的风气,也不会知道日本今天的书法界对他的认识情况。井上的影响到底能够持续多久,也很难说,到下一个世纪,人们的审美发生变化,井上有可能不再像今天这样受追捧,这都是有可能的。
+ [; g4 I6 S9 J3 E* D; `5 E  \, K; |
, M# f) x5 {' s8 N2 W
; n* l, W" |/ b+ i. |- c
) a; X+ b4 b6 q8 c* W: n, [2 j0 |9 t6 ^; E

1 f# }( {4 h9 h- s9 q 1edba96b1a2747b89af06bf4691562de.jpg
, v# E, v5 O3 H, v3 r2 z! n5 ~
+ v% C, K- R6 Y0 M$ D* a$ A. Y2 h. y9 h" s! @
eb79cd34c01fa66fd9fe76d7b4cb9fc5.jpg
6 U  C8 W( `+ G1 U; C. h3 k/ e+ ~2 g; _1 y, g; r: z
0 Q, q  D4 R, c' U


+ p5 m1 n7 \8 _0 G我去日本,很多书店买不着井上的书,甚至连有关井上有一的研究著作都很难找到,而那些书店的老板和店员都摇头,显然,井上有一并不受他们的欢迎。我做这样的尝试和考察,对井上有一的相关资料进行收集的时候,发现比日本其他书法家的要难得多。也就是说从这一线索而言,他们并不认为井上有一能够代表日本的书法。在日本,他们并不像中国人对井上有一推崇备至,他们对井上鲜有太高的肯定。海上雅臣是理论家,又有一定的资本,他有自己的偏好,不遗馀力地在全世界推广井上有一。这几年,海上雅臣在中国做的很多井上的展览,这是不是就代表大多数日本人也这样认为井上有这样的高度呢?不见得。中国也是这样,并没有太多人认为井上有一的高度有多高,主要还是认为他是一个另类。

0 W4 X. p6 w+ C4 u1 W
7 R! l" u: a8 q* L3 Q: L3 S

) e1 d0 z% H1 m6 H8 f$ Z- z2 S aba26e977fbb9914fbffad0e50e53090.jpg
* \/ O6 A5 K; n3 F& u$ h6 l2 Q. n3 x9 U! S( l" m% i/ {5 ]$ w

8 ~3 D0 X1 q% P( t b5b195e09fc93075281367bcd6c40d62.jpg   c4 Y" ^* a1 B

0 S/ w# z* J) \+ y% o
, C5 I! n" U# L6 A3 y


' X- T2 L, ~- F+ C- _有很多人从这一个角度把我的大字创作和井上相比,认为我是跟着井上学,其实呢,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前几十年,中国的少数字书法创作,确实受到井上有一的影响,还包括很多的日本少数字书法家,他们的少字派当时做得很热。二战之后,日本社会的变化对书法家影响比较大,艺术家对自身存在的境况,以及外来的压力进行重新的认识,创作也带进了很多观念和西方的美术思潮。面对原有的传统书法,寻求新的生机,想改变原来的局面,所以形成了一拨人进行这种少字数的尝试。少字数作品的书写是完全脱离语言文字的另外一种表达方式,书写汉字,长篇大论,对日本书家而言是有一定困难的,而少字数作品的创作,在一定程度上避开了这一问题。


5 `3 Y) I0 u* K' v' o% _! U" ]' |/ O  T2 N* s' ^

8 k* j& A! Z) W  W  } c077ff7d2d5dad730d439587ba9137d1.jpg
% T' }" ^. I! Q8 `. f1 h
6 N$ f6 J9 [! S% M
  W, X) [! i0 S6 k' O
# I! N: b+ g' }. q  t' `% E f70f9ddee91632d9bab16bdfb6b63d9d.jpg . Q8 v3 P* R, O6 H* r$ V

; r! I. ]7 U- E% U7 v+ G/ D0 r0 v6 F* H( T6 W! f9 D
9 i  ?# ]7 Y+ y' V6 N" F( B( e0 L5 ?

" i! X5 T( F! S
  G  C2 l, F5 _& l5 h b8bab2a1137332d34fe355cdb6d3fc5d.jpg 5 e1 l* h9 {! m# J
4 x1 G2 i0 }# H1 z$ |' x. A
% f7 H0 l) q' y2 c( r5 w0 t0 s% Z

- x% c+ ~  ?5 @7 j 7fdafca6cb4e138c0ffac0c04f9edcfb.jpg , o0 _9 U& h" J' N3 ^
* {& e0 M" L7 C- ]

! T) k$ n5 i' e& ~+ n' F' o& Y
现在很多的书法家大字创作,更加强调了空间意识和书写性,我在写大字的时候也是看重这两点,但是,可能还更看重意外之象。我在创作的时候,往往又受到状态的影响。状态也能够生成很多预想不到的、未知的效果。就是说,在创作之前,肯定会有一些预先的草稿,做好各种设计等等,但是,在创作的时候,就由不得你想那么多了,更别想多完美了。甚至创作的时候,眼睛都不再看笔是怎么走的,也不管它走到什么位置,那时候就完全是用心在写一个字,成竹在胸。甚至在创作的时候,根本就不再计较它是否完整,书写过程中的这个状态,我认为比作品本身还要重要。往往因为过于注重作品的成功率,作品反而不能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也就是说创作是随时生发的,不是预设好的、不可预料的,这样的作品才是一个好作品。这也是我们和日本书家的差别所在。我认为井上有一书写的状态是很难受的,从他留下来的视频,可以看出他书写的时候,身体很不自然,拿腔拿调、故作姿态。也就是说,很大程度上还是停留在自己预设的作品完整性上。

+ z: u* _/ E7 H4 M# d  O
% f/ d# o! x. s  k( x% E

8 q6 T/ [* N! p$ n2 s  j fbd7a00964995de625bbbaa13a1487ba.jpg
8 g; L( _* M/ F  x: R5 ~
8 u3 |' h$ f! U5 [' I
; o( K+ O" ]8 e1 X, c. U7 S) ~5 ?8 S$ Z$ t! D! F
40724c8446e4ac1859b1e8bfdfb2a533.jpg
1 ^& C1 I+ u5 {" A0 {; R
, @" L7 }& H2 u6 n3 j  W% A: W/ }. R8 r

4 P& \( s+ ~- J) S# R0 g# }
) \6 v( u: ~1 r' ]' }! b$ s 10ea9b15d806aa0af9a418562b4ccc90.jpg 3 Q2 _1 s* Y& Z6 T
5 I$ c# r# A  H) u  @


$ u& a" ]- f9 E8 y( P* x2 m5 t写大字,对字也是有要求的,因为艺术家对某些字往往是需要感觉的。汉字讲究结字,上下左右独体等等结构方式,就如排兵布阵。中国汉字讲究方圆,祖先创造汉字的时候,就对天地万物有所感应,比如阴阳,这是中国的文化源头。在当代,就大字书法的创作上而言,结字并不是随意的解构,完全利用视觉的叙事方式,也是很难完全解释清楚。虽然艺术家强调对某个字的感觉,但是结字的基本原理还是需要纳入传统的论述中去。我写的“嶽”字,就用了“破体”的方式来写的,上面接近楷书,下面就是草书,是一个楷体和草体结合的方式,这样的结字也是古代就有的,这都是没有跳脱出传统的审美。
& j8 k4 d- x$ T4 h. {


+ `7 r6 R  {: v6 W& i1 S前些年,我在玲珑塔做过《塔》字的创作展,也是我大字作品创作的萌芽期。那时候的作品写得很大,但并不是我现在的认识与探索。那时候的创作,也是在书写的材料上加一些丙烯等等,线条出来的效果两侧是光滑的,不像摩崖刻石的意趣。而肌理效果也是丙烯材料的,是材料决定的,效果就像一块铁板,线条缺少呼吸,缺少生命,很压抑,很冲击,现代性有了,传统性失掉了,已经不是书写决定的,更不是身体动作延生出来的。所以最近我的书写,就不再使用化学材料,纯粹是墨汁和水,就是为了更强调书法本身的原生。我写“塔”字,没有那么累,笔是拖着的,笔锋是拖着纸张走的,而不是逆锋而行,线条的质量就完全不同,这是我的一个变化。
/ X& y1 Y3 F: g' D  g* H# O, @
+ M- m  p+ l5 E

- o. i8 n1 m* j; w2 R
b450b318b83bd1278f166a4a41d3b4dd.jpg 8 b& c; G4 t* y2 J9 l+ w7 k

: g1 d- ~+ i& Q+ a
" X4 f1 x, l; \# f% d

- w! a/ V3 t: j6 [4 D, D/ {
很多人就疑问写字为什么还要吼出来。其实,吼出声音,就是一种状态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又来源于什么呢?就是我对书法的认知。书写,作为一种行为,忘掉自我,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吼声使我不再顾及外界的干扰,使我更加地专注。艺术家创作的时候,事实上是一种排他性,完全的自我,从身体到内心深处,声音的宣泄有助于此。可以想象,假若我写大字,一声不吭,还写得很疯狂,这样的场面是很滑稽的。虽然吼出声音,有助于创作的直接进入,但还是不能排斥经验性的东西,更不是一种毫无功力的凭空表演。大量的临帖积累,大量的书法用笔和结构堆积,加上时下书写风气的熏染,作为艺术家本身,一下笔的时候,这些都会潜移默化地带到你的创作中去。身体行动的经验性反应,遇到艺术家就要自我生成的自主意识,我的体验就是要发出声音。而此时此刻,就是忘我,至于作品,不完整往往占大多数,但这也是一种完整。
4 z" [& {  P8 P( k
0 V! I, H+ z; h1 }- t2 x


% R5 Y7 l! s6 [8 ^1 k4 ~5 n 1feeac29358de1bda07879fa1e09b8ea.jpg
" |0 D4 n4 d7 ~( K% D! A! ^/ o
8 f; I% s9 e3 [2 i( i% l; ?2 j5 s% k; r


7 @" F5 N& U2 M古人记述通过文字这一主要媒介,使我们知道怀素、张旭书写时候的癫狂情况。虽然他们书写的字的大小无从考证,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不像今天这样大。仅就书写时候发出声音这样的历史实情,身体和书写的融合是有传统的,并不是像我们今天这样保守。只是我们今天的记载呈现的方式和过去不一样了,从文字记载,变成了今天的视频呈现,并且在网路上流通,使得我们阅读文字的传统直接遇到,或者转到视觉和听觉上来,这样的感官是直接的。比如历史上书法和武术的关系,实际上也是书写与身体的哲学问题,今天我们面临的转变,不得不变成了艺术家的直接反抗和突破。仅就普罗大众而言甚至当代的知识人来看,他们对于传统书法的当代转变,甚至书法与身体的融合关系,显然有一个很大的认识误区。

* u' @# D" L+ b* R6 [$ `4 X

  p+ R+ N/ R! A# r 372181f57f01aacf3c6a4422eba082a7.jpg - x! ?/ l% B* f. F3 ~& Q

: j" d( e+ q5 B2 }' l7 o0 q* o  D) k6 Q) ?3 s. A& I5 p
书法原本如此
  p- M% ]0 G( z7 t& _6 |/ L——曾翔老师尚艺书院讲座实录

1 s9 N2 z- O% N4 R
1 M0 y2 V. ]8 v5 M书法不等于技术,没有技术又不行,关键看你怎样处理,笔法、字法、章法,这是书法三宝,恒久不变。
  a5 `% E1 u8 J9 t" |5 J' j
9 b7 m8 c; }4 n9 K一 、笔法:
2 w' }" Q( V. k1、“笔软则奇怪生焉”,笔法我们一辈子也搞不清楚,有什么样的笔法便产生什么样的作品。
8 T- A) R( h1 }4 J/ l# ^$ n2、临帖容易出帖难,临像了就是复印机,学习书法的路有一千条,临的像不像不是重点,死临就是给前人做广告。7 v- L$ F  {/ I+ E
3、帖系基本由笔尖完成,碑系由笔肚和笔根完成。
$ h2 `! P/ j7 G3 w4、笔尖体现秀美流畅、笔肚体现饱满含蓄、笔根体现苍茫雄强。4 s+ F6 F: G, d6 x  E
5、提笔顶纸,既要提得起笔,还要顶得住纸,如锥画沙,屋漏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8 \" O& s4 E3 a! a
6、书法要闭着眼睛想,书法像做人,光做好人不行,主要看你会不会做坏人。学好有标准,学坏没标准,标准不好判断。
- I0 w6 `# e4 ]7、想成为一个优秀的书法家,工具和方法一定是独一无二的。% U+ R7 O' W% I$ }; q. Z% t- k
8、不研究当代人你就会落后,思想有多远,想象力就有多远,这个决定你走多远。
7 b' c1 q% {* ~& t! ^/ z9、心静下来,速度慢下来,学会用心律写字,会出现新的意境。
/ n, J: q. w. k' C  q; ]10、用什么样的笔法产生什么样的艺术,研究当代大家比自己蒙头书写强多了。; _" _/ G2 I; z1 k& M0 r
- E' Z6 @3 n' g2 L+ G
二、字法:: `$ _$ I- I8 r* b* \
1、好的书法家首先是位汉字造形设计师,对字有审美造形意识。
$ Q# P" n; ~, H) T, I3 n. G$ [2、照着汉印、秦玺去摹写,培养自己的造型意识。如很细致的临摹三五百个印稿会让你的造型能力直线上升,在方寸之间提高了你的审美能力。
/ z1 O1 A( F$ h3、不是所谓的五体皆精就好,把圣教序写好,什么都整明白了!一个艺术家用不着写太多,把方向选定,一两样东西就够一辈子了。
# W! m% \* C/ r: U; S4、计白当黑你要明白什么是黑,什么是白,弄不懂这个问题,一切的字法都是胡乱造字。) t4 E5 U+ }7 e; b1 i: S: M7 l
; F, a+ S# g! L2 d% {& n
三、章法:' N6 Q* W7 _: J5 N% ?( {+ l
1、没有章法便是章法,状若算子便不是书,照顾整体牺牲局部。+ E, c9 b9 f& k: U* m1 q4 c7 Z
2、从来没有绝对的章法好坏之说,你写个小字在一张四尺宣纸上也是章法,你有了美的感觉,自然懂得怎么布局,写出来肯定高格,没有这种感觉,写出来就是鬼涂字。
9 f, n8 I8 I7 g; R. _  X. K9 X' g- r* Z5 P, ]% b# q- ^
四、其他:7 z& ~# R* F! V# Q/ A) Y2 Z
1、书法家应把书法作为一种修为方式,而不是一种生存门路。思想决定艺术道路的远近。积学大儒与三岁稚子能写出最自然状态。* a+ k# y; u) `8 z$ Q8 n. O
2、笔法就是一根线,决定内心世界。技术是青春饭,懂得做减法就是高人。, y; E  \( ?, x0 u. _: x3 [: F5 G5 v
3、规律是活学活用,绝不是照搬照抄。一个好的文艺作品既要有思想高度,又要有经济高度,不被市场所绑架,坚持坐几年冷板凳,艺术才能站到一个高度。
3 \" w' T& y( h) c7 R

! R: L- c3 `) ~. _(董玮书法工作室学员聂海燕根据笔记整理)
9 i4 f. b5 f% r
0 C( }. F2 v/ F9 `' ]1 ^3 I$ d! s) j7 i# J

& i$ b0 h7 {" G* r0 N# S

发表于 2017-9-23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鬼画符啊* v1 k/ ?+ P9 `7 |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1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丑到了极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网友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书艺公社的立场及价值判断。
网友发表评论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内容;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您在书艺公社论坛发表的言论,书艺公社有权在自身所属的网站、微信平台、自媒体等渠道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参与论坛发帖及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版权所有2002-2016·书艺公社网(SHUFA.org) ·中国·北京·
Copyright 2002-2016 SHUF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社长:李阳(雪庵)· 电子邮件:shufa2008@126.com

甲骨汉字对应表 | 说文解字注速查表 | 繁简字转换表 | 干支公元对照表 | 岁时表 | 常用礼语 | 中国历代年号速查表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书艺公社QQ群官方群组 - A群群号:49947611 - B群群号:37041377 - 书画街群群号:118724261(加入时验证信息注明"书艺公社"及您的网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