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艺公社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用新浪微博连接

快捷登录

搜索

正在浏览本主题的会员 - 0 在线 - 0 会员(0 隐身), 0 游客

  • 只有游客在线
查看: 475|回复: 0

郑逸梅:书难能可贵,远胜丹青六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3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 E1 H) Z( V& G

2 z6 I8 y5 A+ z& Y 37b7d686e284c2fe527784c5a84f3048.jpg
8 H0 I8 O7 F6 V5 T! o' J
郑逸梅
) X6 {4 l6 q6 i' [' a

1 r) C' ^0 `, |书和画两者并称,但其中却有轩轾,以书为主,画居次位。书家和画家相比,画家多于书家,可见书的难能可贵,远胜于丹青六法。亡友心汉阁主赵眠云,他的藏扇,数以千计,一书一画,配为一扇,结果书家网罗殆尽,而作画者尚余若干人。既从竹骨扇而论,一面为蔑青,一面为蔑黄,蔑青为正面,蔑黄为反面,穿配扇面时,例必以正面穿书,反面穿画。且画普及全世界,惟书法为我国独特的高峰艺术。画以色彩为假借,渲红染紫,点翠晕黄,可以炫迷人目,书则仅仗单调的黑墨,柳骨颜筋,颠旭狂素,流传至千百年,绵绵相绳,自成馨逸,这是谈何容易啊!
3 T7 X( s/ T0 X( M4 Q' o8 t4 {" i
/ [" h) A: c1 ]# K
& ?3 l- ?0 h, X" ~/ z2 e
我限于条件,所藏的尺幅,也很寒微,较多的是楹联,因为沪地居室隘窄,没有空壁可以张挂,我抱人弃我取的态度,廉值得来,以充笥麓。而这些联句,往往对仗整齐,措辞美妙,五雀六燕,株两相称,成为排偊声律的小品,一经书法家的波磔点画,更觉奕奕煌煌,耐人玩索。我首先要谈的,乃陆润库一副八言堂对。陆氏为同治甲戌状元,光绪帝的师傅,字写得珠圆玉润,一手很标准的馆阁体。有人诋馆阁体为一个空架势,写作的人没有自己的面目,是不足取的。我却认为能写得这样四平八稳,一笔不苟,也下着很大的功力,在这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今天,应当让它争和放,是不应抹煞的。况且,这副对是先祖锦庭公给我仅存的文物,其他都在浩劫中损失掉,硕果当然珍如蟠瑜。回忆我十九岁那年,在苏寓乔司空巷和周寿梅举行婚礼,厅堂上悬挂的,就是这幅对子。对子是珊瑚笺的,燃着龙凤花烛,两相交映,益觉喜气盎然,迄今已逾六十多年,纪念性是很强的了。6 N' E. G8 A# c  d9 o8 i

$ X. n) j; e. w6 M# D
/ T7 E; T; P9 V, M( W

8 v; D6 h8 m: ]6 ^$ b7 v: [2 c1 }+ S
d4215e194a01aaf7c853208acab863c8.jpg
8 }' {, H2 H  {' n  h6 g, @8 R7 P4 o4 F- C! o# ?/ c
  p- e3 |: B4 L0 \
. ~. k% B. h8 X0 e$ d8 D3 d

: K4 O4 P$ x; m自清末废止科举,那独占鳌头的状元是永久绝迹了。状元对联,除陆润痒外,尚有石琢堂,他名韫玉,江苏丹阳人,乾隆庚戌状元,著有《独学庐诗文稿》,和沈三白为总角交,但一贵一贱,一富一贫,生活相差是很悬殊的。三白落拓,石氏加以提掖,所以《浮生六记》中,也就涉及到这位殿撰公。又彭浚,湖南衡山人,字映旟,号宝成,嘉庆十年乙丑状元,官太常寺少卿。又王杰,字伟人,号惺园,陕西韩城人,乾隆辛巳状元,官东阁大学士,卒谥文端。又翁同龢,字叔平,号松禅,常熟心存子,咸丰丙辰状元,授修撰,官军机大臣、户部尚书,著《瓶庐诗稿》、《松禅日记》,他的书法,浑厚端肃,出于所有状元之上。他的五世孙翁宗庆,收藏他先人手迹,达四、五百件之多,不论对联、屏幅、书札、册页、大大小小,应有尽有,翁同龢的画,和每年端午朱笔所书的虎字,都有好多帧,可谓集翁书的大成。我这副对联,就是宗庆赠我的。三年一次的考试,全国一人的魁首,得来不易,而常熟翁氏,一门三状元,同龢父心存为道光壬午状元,同龢子曾源为同治癸亥状元,心存和曾源,我都有他们的书件,可惜不是对联罢了。又姚文田,号秋农,浙江归安人,嘉庆己未状元,官礼部尚书,著述很多,如《邃雅堂集》、《邃雅堂学古录》、《古音谐》、《说文声系》、《说文考异》等。又吴其濬,字季深,河南固始人,嘉庆丁丑状元,官山西巡抚,著《植物名实图考长编》。那位光绪甲辰末代状元刘春霖,字润琴,号百筼,肃宁人,民国后任袁世凯的内史,他的女儿沅颖,下嫁《玉梨魂》作者徐枕亚。这副对联,没有裱装,我是在地摊上购得的。
: g$ O9 }! k% _% _; c4 N" W! b3 q. d
) j; D  K% {7 b% b) m7 o# P
- `7 x3 z! b+ n% z! S* j
# t; E, m1 e8 Y. G. L1 j

: n( z% _/ w, W7 c cf96b51671c9643532c12a48d6085ed9.jpg
9 p! o& U% i% n# [
' _# d+ v  r. _: ^6 y, t/ }0 x3 g8 c0 ^0 T( D0 V

* n- ^5 D/ q. @7 b( [) r1 s( `: _- I! r! P9 K( d) p+ `1 i! O0 B
仅次于状元的,有乾隆庚辰的探花王梦楼,名文治,字禹卿,丹徒人,书法秀逸天成,得董香光神髓,和翁方纲、刘石庵、梁同书齐名,称翁刘梁王,为清代四大书家。他著有《梦楼诗集》二十四卷、《快雨堂题跋》八卷。梁同书,钱唐人,乾隆壬申特赐进士,书法出入颜柳,自成一家,我也有他的书联,惜翁方纲所书的为屏幅,录《爱莲堂记》。方纲著述,有《复初斋文集》、《瘗鹤铭考》、《两汉金石记》等。刘石庵所书,为一小册子,亦非对联,其他翰林和进士所作的对联,有著《船山诗集》的张问陶,和江标、费念慈同年的孙廷翰,与富阳相国董浩称黄董的黄左田,著《西斋集》三十六卷。任国史馆纂修的章一山,著《康熙政要》二十四卷。竹叶亭主姚元之,字伯昂,隶书行书无不擅长,这联是溧阳狄平子旧藏,题签即出平子手笔。凡旅游苏州,总要一探天平灵岩之胜,在石家饭店进鲃肺汤一尝佳味。那石家饭店,便是冯桂芬的故宅,他为人峻整清严,书法一如其人,著有《显志堂集》、《梦庵诗存》、《校邠庐抗议》。宛平袁励准,字压生,富藏书。又我友高式熊的先人高振霄,字云麓,鄞县人,著有《洗心室文稿》、《云在堂诗稿》,能画善书,我没有他的画,而有一副对联。词坛宗匠,晚清有王鹏运、况蕙风、朱祖谋。朱号古微,又号彊村、沤尹,归安人,官礼部右侍郎,著有《彊村语业》,龙榆生师事之,绘有《授砚图》。一般书家作书,往往倾侧向右,右高左低,他却相反,倾侧于左,反面观之,适得其平,别成一种风格。吴郁生,字蔚若,号钝斋,他的侄子曾善治法律,曾审刺宋案,但非翰苑中人,亦工书法,我有他们叔侄联。又潘龄皋、王乃征、汤金剑、王引之、曾农髯、张得天、顾光旭、阎敬铭、陈玉方、朱为弼、李兆洛、郭尚先等。较特殊的,为赐同进士出身曾国藩,曾氏喜诙谐,其幕僚纳宠,妾洗双跌,某持巾侍之,事被曾氏所闻,翌日相晤,曾出一联嘱对:“为如夫人洗足。”某才思敏捷,脱口而出:“赐同进士出身。”曾为之叹服,又湘绮老人王壬秋,钦赐翰林院检讨,这联书法雄浑,是他得意之笔。. @7 @  \) E; d4 @* u( l

8 |4 q0 \% E( D$ v

( A$ c3 t8 D/ f: m1 Q- K) y7 Q% M' y/ s; r: y0 ~
( i. i3 P# W8 S1 X
f4148c6792d8511ff83dd331f377676d.jpg ( V( e; s  n, F( r$ Q

; Q* t# ~$ b( M" y5 @$ J
( g8 e- E' P, i# o2 U& f' r' v! F# E3 O* k
在清末民初,翰林什九订润鬻书,人们也喜欢翰苑人士的笔墨,甚至屏条四幅,即请四位翰林,配成一堂。当时有江国栋其人,作书铃一印“己未翰林”,居然生涯大好。他年龄不算大,这翰林必是光绪己未,但遍翻朱汝珍所编《词林姓氏韵编》,光绪年间,只有癸未科、己丑科、乙未科,没有己未科,显然是弄虚作假。有人指斥他,他笑着说:“人们误认我为太史公,我不得不加以说明,所谓己未翰林,即说明我自己未曾点过翰林罢了。”我为了好奇,也备了冒牌翰林联。
* g/ u6 q; K" C% s2 u/ ~& ~" `- k2 d
民国初年,书家在上海声誉最励的要推高邕之,那犹太巨商哈同的爱俪园门额,煌煌三大金字,即出高氏之手。凡经过静安寺路,都要驻足欣赏一下的,但自清道人李梅庵到了上海,以北魏体为号召,求者户限为穿,高氏顿时落伍,李月入数千金,甚至有人要绑他的票。一次,赵眠云随着他的姑丈翁绶祺逛古玩铺,看到壁间所悬李氏的魏碑联,力赞其下笔具有体势,颇饶逸趣,眠云即斥资购之,玩赏了数日,忽然想到这联的上款是“际云”,恰巧和我同名,便持联出示说:“这联上款是际云,非君莫属了。”乃慨然相赠,迄今还留着。& I! @* s3 U+ E& |! Y) b

4 v# N8 f  g( ~* B; i6 }3 `- b南社前辈高吹万,知我本姓鞠,出嗣外家才改姓为郑,因书撰了一联:“人淡似菊,品逸于梅”,写作俱佳,我很喜爱,奈在浩劫中失去,引为憾事。上海图书馆馆长顾廷龙,我们是同乡、同学,他取了这联句,为我重写一副,以弥遗憾,这是应当感谢的。南社人士的书联,尚有刘季平的,季平号江南刘三,苏曼殊诗有:“多谢孙三问消息,尚留微命作诗僧。”那革命烈士邹容,瘐死狱中,委平埋诸他家华泾黄叶楼旁,毋怪章太炎称他“义士刘三”了。他写的是《石门铭》,以书而论,已臻上乘,且物以人重,这联也就成为连城之宝了。又严复,字几道,译有《天演论》、《原富》、《名学浅说》等书,我友王蘧常为作《严几道年谱》,他的书联,为仅见之作。张伯英和赵声伯,世称张赵,为我藏联中两大精品。写市招圣手唐驼,他原名守衡,因为驼背,人称唐驼子,他即以驼自号,人们认为他写市招,摈之书林之外,我不管这一套,也收藏了一副。黄萃田为集砚名家,著《十砚轩诗钞》,这是副矮联,矮联配合小室,最为得体。尚有阳湖古文家钱伯埛,包世臣《艺舟双揖》评之为佳品。周星诒一联,作隶书:“如南山之寿,居东海之滨”,不啻为我而作,尤为巧合。女书家冯文凤,广东鹤山人,在沪上晤见过,后来她赴美,客死异域。袁寒云联凡二,一大一小,小的更精,是赠给某校书,为妆阁间物。
9 u8 L  m( v5 @( p" h  v5 w) W6 H7 Q! ]5 S1 W  m
李生翁书法古拙,我有一联,浩劫中失掉,友人蔡晨笙见赠别一联,为之欣喜。他曾以书幅寄邓散木,歪歪斜斜,款既拙且稚,散木莫名其妙,出示他的老师萧蜕闇,蜕闇拍案叫绝,认为天人运化之笔。又一联,署名古今镕,不知是谁,常熟友人来看到,告诉我,这是季子陶手笔。季行径怪特,人戏呼之为季仙人,他别署太公执竿人,因此杨无恙为作像赞:“醉而歌,醒而舞,石屋中,陪尚父。”这联题识累累,也是很别致的。
5 O) L; k/ b( c( I9 j7 ]
0 [( Y* m. E& l9 H2 c7 [3 u对联约有百副左右,如沈尹默的叔兵丈褚礼堂,和小刀会刘丽川有戚谊的徐渭仁,刘失败,凡藏徐氏之书,都付诸一炬,那么这联也就物稀为贵了。又著《从古堂款识学考释》的徐同柏及其子士燕,又和陈天婴、姚寿祁等结剡社、砥砺学艺的冯君木,又邓散木从之学篆刻的赵古泥,又著《履园丛话》的钱梅溪,又著名海内的铁琴铜剑楼主人瞿良士,又擅作甲骨文的孙沧叟,又曾随薛福成出使英法意比诸国的沈逋梅,又铁线篆家许松如,又自称印佣、主持西泠印社的王福庵,又陈石遗的《近代诗抄》名列卷首的祁隽藻,又梁山舟门人陈莲汀,又以党肃顺被黜的陈孚恩,又弘一法师李叔同,又创办《时报》的狄平子,又孙中山秘书田桐,又谭延闿之弟泽闿,又版本目录家莫友芝,又张得天女夫孔继涑,又主持《新闻报》笔政数十年的严独鹤,又随黎庶昌游日本,搜集书册,辑刊《古逸丛书》的杨守敬,又巢经巢主郑子尹,又任伯年子任堇叔,又旧王孙溥心畲,又梅影书屋主吴湖帆,又著《南巡秘记》的许指严,又伊秉缓后人伊立勋,又以《清仪阁题跋》负重名的张廷济,又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的儿子马太龙,又现尚健在的王个王个簃、徐孝穆等,又民国时代称段执政的段祺瑞一联,那就不知是否手迹了。
% q- t2 p* W4 ?) F& z% I( i6 w# P3 R6 [; V5 q

, h2 K! P, H$ U$ c9 @# m& B: R* `5 [; o+ [9 W' K! ]* C

  {6 q0 S& z1 {& C; C( ]7 x0 h- R经过浩劫,有些对联,仅剩下一条,抱失偶之叹的,有鲁琪光、杨度、沈彭年、钱南园、俞白壶、杜就田、郑叔进、朱彝尊、沈信卿、易培基、李准、张人杰、袁克定、白蕉、赵眠云、程潜等,残缺不全,多么可惜啊!
) A+ o) W3 B9 a5 l3 J5 U' C, n- N# ^+ u' Q$ y
除对联外,有屏条二堂,一为汪柳门、樊增祥、汪诒书、吴士鑑四人所书;一为吴郁生、陈其采、刘未林、郑垂四人所书。郑垂初不知为何许人,字迹酷类郑海藏,后才考得郑垂乃海藏之子。我在九华堂购得屏条,展堂款,原来是胡汉民家散出的,四条都是陈姓人书,有陈散原、陈苍虬、陈宝琛、陈石遗,经抄家后,只留散原、宝琛二条了。又有吴讷士所书四条,讷士名本善,为吴湖帆的父亲。又徐枕亚所书四条,今缺首尾,成为无款无名的残幅。状元所书的小幅,有缪彤,有徐郙,有彭定求。翰林则有沈淇泉、查声山、李盛铎、宝瑞臣、屠琴坞、秦曾璐、胡炳益、陈廷庆、张祥河。较早的,有明代的李应祯、王渔洋之兄王士禄,但为残页。又灵鹣阁主江标。自沉于吴门梅村桥下的乔大壮。昆山擅鸡颖的余天遂,哭庵易顺鼎,和纪晓岚同修《四库全书》的陆锡熊,举世皆称和事老的李鸿章,俞振飞父亲俞粟庐,编刊《全清词》的叶恭绰,江南老画师偶或作书的吴观岱,吴禄贞秘书骆亮公,包安吴论书列其行书为逸品的巴慰祖,沈三白从之学画的袁沛,藏姜白石玉壶冰琴、自号壶冰道人的陆增,创办《神州日报》载沈佩贞《醒春居趣事》、致沈氏率领娘子军捣报馆的汪瘦岑,劾广东科场抢替,声震于时的吴光奎,瓯北裔孙赵椿年,佛学大家欧阳渐,张夕庵子张深,著《清代科举考试实录》的商衍鎏,自号后乐笑翁的张丹斧,画兰名手顾南雅,旗人铁保,作《治家格言》的朱柏庐,参权贵荣禄、刚毅、李莲英被祸入狱的沈北山,这是狱中所书慷慨激昂的诗幅,郑大鹤的横幅,录《迟红词》十四阕,负才使气的秦宥横。他自榜门联云:“四壁图书生葬我,千秋孤寄冷看人。”其狂可知,他尤自矜书法,我这一幅,当然也在他自矜之列了。姜殿扬楷书录《梅花赋》,更属我纸帐铜瓶室长物。又特大的尺幅乃赵执性录柳宗元文数篇,他号秋谷,著有《谈龙集》、《声调谱》、《因园集》、《饴山文集》,书法仅其余事。又日本人头山满的草书,他和宫崎寅藏齐名,与孙中山友善。陆丹林曾有《黑龙会及其首领头山满》一文,载《逸经》杂志。
: z( T- d! x$ @; B* l. Y- r
1 F4 F; s- O# h) i7 L1 l0 {
5 x/ }3 j# ]! m+ a
* H5 S3 m( q' T.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网友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书艺公社的立场及价值判断。
网友发表评论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严禁发表侮辱、诽谤、教唆、淫秽内容;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您在书艺公社论坛发表的言论,书艺公社有权在自身所属的网站、微信平台、自媒体等渠道保留、转载、引用或者删除;
参与论坛发帖及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版权所有2002-2016·书艺公社网(SHUFA.org) ·中国·北京·
Copyright 2002-2016 SHUF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社长:李阳(雪庵)· 电子邮件:shufa2008@126.com

甲骨汉字对应表 | 说文解字注速查表 | 繁简字转换表 | 干支公元对照表 | 岁时表 | 常用礼语 | 中国历代年号速查表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书艺公社QQ群官方群组 - A群群号:49947611 - B群群号:37041377 - 书画街群群号:118724261(加入时验证信息注明"书艺公社"及您的网名)